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侠女失身超色的悲哀

侠女失身超色的悲哀

大明正德年间、宦官专政,东厂太监刘谨把持朝政、忠良遭害、民不聊生,正德七年六月朔,东厂竟私造圣旨骗在边关练军的兵部尚书杨宇霆回京,后秘密杀害。
  侠女唐菲盗得假圣旨交与夫君左都御史曾南显,这曾南显虽是文人却一身傲骨、这些年联合数位谏臣力抗东厂、却苦无证据。得到这份假圣旨惊喜万分、当夜挑灯拟奏章、秉笔直书两厂一卫种种恶行、盼明日早朝能一举扳倒阉党。
  唐菲是峨眉门下、年轻时颇有艳名,是武林中交口称赞的美人,十九岁与曾南显成婚、十余年来夫妻恩爱。
  唐菲虽已三十有六,但内功精湛、保养有术、容貌秀丽,肌肤雪嫩,盈盈纤腰,充满着母性的柔媚。这些年跟随史曾南显琴棋书画,多沾文风,浑身透着高贵的气质,同时拥有成熟与娇艳,彷佛一朵怒放的雪莲花,正是女性最有魅力最迷人的时刻!
  此时唐菲正与夫君磨墨,见曾南显拿到证据如此兴奋、文不加点,洋洋洒洒。心中唉叹一声,书呆子丈夫只知道凭一股正气与东厂斗争,殊不知这些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东厂爪牙背后暗算,如不是自己苦心保护,恐怕早就命丧黄泉了。今天这份假圣旨对东厂颇为要紧,明天一旦公布天下,谁知道要惹来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唐菲正在凝神猜想,忽听得宅外有人轻轻敲门,声音三长一段,正是峨眉本派联系的暗号,院子里老仆人已去开门,唐菲开窗望去。
  只见门口站一青年,身披黑衫,腰悬长剑。这老仆人也有些武功,见来人身带利刃,将身形一摆挡在门口,上下打量一番来人,张口道:少侠是哪里人?何事深夜来此?
  青年人道:再下薛岳,峨眉晓枫道长门下,来此有紧急事物求见师姑唐女侠。说完解下配剑递了上去,师尊所赐峨眉名剑在此,可为凭证。
  唐菲在屋中听得仔细,晓枫道长正是自己的师兄,门下也的确有个徒弟叫薛岳,只是未曾谋面。当下快步走过去将宝剑接过来一瞧,正是峨眉镇山之宝流彩虹,心中毫不怀疑。笑容满面说道:「我就是唐菲,薛师侄进屋说话。」薛岳闻听此言插手施礼、「见过师姑。」偷眼观看唐菲,只见穿一身娇黄的长裙,一根黑色丝巾带紧束腰间,把她细腰丰胸,窈窕健美的体态勾勒得鲜明动人,情念不绝一动,十几年前这唐菲艳色名动江湖、现在看来脸庞并未因岁月的变迁而显得粗糙起皱,身材也未因生育过一女而显得肥肿。比起年轻的少女来,更有着成熟妇人的独特风韵。
  唐菲见薛岳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呆呆的看自己,不觉脸上一红,中却还念着唐菲刚刚由嗔反喜、笑芙如花的媚态。
  两人一前一后走近房间,薛岳又与曾南显见礼。随即坐下唐菲问道:「师侄你刚刚说有要紧事情通报我,是什么事?」薛岳回答:「是这样,我在京城外一处听到东厂二挡头和锦衣卫密谈、言道师姑盗得东厂一要紧物件,今夜打算入府硬抢、所以飞报师姑,赶紧躲藏。」唐菲听后大骇,「消息可靠吗?你不会听错吧?」「不会,我听得很真切,事关人命,请师姑一家尽快离开。」曾南显听后怒吼一声「这帮乱臣贼子!竟敢如此嚣张。我哪里也不去!
  到要看看这帮阉党能将我这一品言官如何。」薛岳和唐菲连忙苦劝,但曾南显不为所动。
  唐菲长叹一声,知道夫君脾气,「老爷,就算你要做忠臣,也要为咱们女儿想想。」曾南显嘿了一声正要说话,就听门外一阵奸笑…。
  「现在才想起跑,怕是来不及了吧。」「不好!是番子,」唐菲抄起桌边自己的长剑,薛岳随即跟了出去。
  只见门口火把一片,三十几个东厂番子,将小院团团围住,当前一人正是东厂二挡头太监吴睿。那老仆人已经抄起一根梢棒退到唐菲身边。
  「唐菲看了看四周知道今天有一场恶战,自己脱身不难,但丈夫和女儿却不会武功肯定遭难。」随即低声对老仆人道「一会我和师侄缠住他们,你到后院带恬儿小姐从地道出去,然后到山上那件密室藏身,我们夫妇会去找你。」老仆人点头,向薛岳行了个礼,「拜托薛少侠了。」薛岳已抽剑在手,朝老仆一点头。一声断喝,冲向吴睿摆剑刺去,两人剑来刀往杀在一处,其余番子围住唐菲、曾南显夫妇,唐菲反手将丈夫拉到身后,手中宝剑舞成一片雪花。
  老仆趁乱撂到几名番子,冲到后院拉起曾恬儿进了密道。
  唐菲见女儿已经脱险,挥手将几个追过去的番子砍倒,一推曾南显,「你快去,我挡住他们。」曾南显也知道自己在这毫无用处,转身正要后院,却不妨番子阵中射来一支棱箭,力道雄浑、透心而过,一代忠臣瞬间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