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 儿子尽情的干吧

> 儿子尽情的干吧

  我11岁时父亲去世了,妈妈那时才32岁,还很年轻。后来学校一个比我妈大6岁男人看上了她,这男人刚分了套房子,又有存款,条件还不错。 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他也厌恶我。为此我们经常吵架,没办法母亲只好和他分手。 母亲说:“苦点没什么,可不能让孩子受气!你走吧。” 我知道母亲是为了我。
  那男很生气,说了好多对我母亲不好的话,对我母亲影响很大,连学校评职称的事也吹了。对那些闲言碎语,母亲什么也没说,但心里一定很痛苦。那时我半懂不懂的,但也明白她这是因为我。
  母亲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是公认的美人。她常说审美能力决定了品味,而品味决定了气质。我想她没说的还有:气质会使人外表与众不同吧。
  当时我这个年纪孩子所特有的本能萌动,使我对异性有了好奇和认识,让我对母亲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和亲近。
  “平儿,有事不懂的就问妈妈。” 母亲常对我这样说。也许是她知道失去父亲后的我性格非常内向吧。生怕我有什么事闷在心里,形成错误的人生观。“要是你生气了怎么办?” 我问她。她笑了笑:“妈妈不会当真生儿子气的。” 的确。母亲从没真的生过我的气。尽管有些问题现在看荒唐无聊,她还是有理有据的解释。慢慢的,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来越感兴趣。和母亲聊的话题也渐渐多了。
  “妈,我是怎么来的?”我又追问:“我是说,我一开始如何进到妈妈肚子里的呢?又是如何出来的呢?”其实,那时我模模糊糊的知道点儿男女间的事。还问母亲这个,除了好奇,更多是想看看她窘迫的样子,觉得有点刺激。她只沉默了片刻,便眼睛一亮说:“这个事情呀,我知道。不过要讲好久呢。你不想饿肚子吧?好了,先帮我摘菜,吃完晚饭再告诉你。”
  母亲偶尔点小狡诈。虽然不多,但常常发挥在关键时候。她和我说过,有时学生也会在课堂问一些课堂内容之外的问题。有些问题连当老师的也不懂。那么这时她可以选择不予理会。因为其它教师总喜欢理直气壮的说:不在教学大纲里的我不讲。但母亲不喜欢拒绝孩子求知:这是我的责任,怎么能一句话回避掉呢?。但却又不能让自己太难勘,否则课也就上不下去了。这时,她总会温宛的说:“同学,课堂时间有限,我们还有内容没讲完。不能因此影响了其它同学。这样吧,下午自习时你可以来我办公室,我给你讲。好吗?”入情入理的几句便解决了当时的困窘。之后,她便有了准备的时间。
  这种伎量也用在了我身上。睡前,当我再次追问时,母亲翻了个身,似乎已经想好了:“平儿,你原就在妈妈肚子里。那时还只是一个细胞,非常非常小,叫卵子。后来爸爸的精子与妈妈的卵子结合了,变成了胚胎。过了十个月后,胚胎长大了,出生后就是小时候的你了。”
  母亲回答得太狡滑,我没有达到目的,怎肯摆休:“妈妈,那爸爸的精子是怎么进到你肚子里的呢?” 母亲眉头一皱,但随即又恢复平静。大概她已料儿子会刨根问底。“游泳!”她绘声缓色的说:“精子就像小蝌蚪,会自己游进来。” 说着她转到床里,把被子往自己那边一扯,让我露在外面。那意思大概是该回自己房间睡了。
  我还是不肯罢休,又钻进被窝拉了拉她的肩:“那精子是从哪游进去的呢?能让我看看吗?”母亲满脸通红,转过头盯着我,我想她这时肯定窘极了。但不愧是当老师的,很快就镇定下来:“平儿,那里不能给你看。因为这是成年人的隐私。等你长大以后,就将会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问:“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呀?不让看,告诉我总可以吧?” 母亲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小便的地方!”  我的目地达到了。
  原来母亲也有撑不住的时候,呵呵。我装作不懂继续问:“那我有精子吗?它们在什么地方呀?” 母亲微笑道:“你还太小,还没有。等长大了后有的时候了我再告诉你,好吗?”说着看了看表,对我说:“平儿,都10点多了,该回房睡去了。要不明早起不来了。”我嗯了一声,点点头,站起来却不挪步:“妈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告诉我好吗?”母亲头一歪,微笑道:“好吧,那说好最后一个了,讲完就要去睡觉。”我挠了挠头,问:“刚才你说我在你肚子里长大了后就生出来。那是从你哪个地方生出来的呢?” 本以为这个问题足够母亲睡不着觉了,没想到她呵呵一笑,掀开被子坐起,说:“你听说过腹产吗?就是把妈妈肚子切开,把你拿出来的,看,还有刀口呢。” 说着她扭亮台灯,撩起睡衣,给我看小肚子上一指多长的刀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