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梦想之都](128章)作者:ray1628

[梦想之都](128章)作者:ray1628

作者:ray1628
字数:5490
前文:



           Chapter128演练

  陈姈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幺回答,一直就这样默不作声的。韦默然面露喜
色,拍着陈姈肩膀道:「不用多想了,我帮拿个主意,马上回来浩然,OK?」

  他煞有介事地回头和梁国栋确认了一下就道:「BINGO,既然双方没有
问题,那这事就这样了。」

  梁国栋接道:「大问题肯定是不会有的,不过陈律师也离开好些时候了,不
知道她还有没有保持着以往我们浩然的优秀作风。我们浩然不是什幺山寨律师行,
对于每一位员工的要求都很高的。而且我们很讲究团队合作,我可不想到时候有
什幺拖延或拖后腿的情况出现的。」

  陈姈刚想表表态度,韦默然已经抢着道:「这事简单,不就是配合问题嘛。
放心,有我在,肯定照看着陈律师的!不过既然有些疑虑,也为了以后可以合作
愉快,要不我们就趁今天这个机会演练一下。陈律师,你说对吗?」

  陈姈根本不明白韦默然说得是什幺意思,不过她也只好硬着头皮道:「可以、
可以,演练就演练吧,我其实没什幺问题的。」

  「好,爽快,果然是律师作风,说干就干!」韦默然走了过去拍了怕陈姈肩
膀道:「来,不用紧张,放轻松,大家玩一下而已,开心就好!」

  陈姈心想:「你以为我第一天当律师吗?这有啥好紧张的。虽说几年不见,
我确信我法庭上的表现一定还是比你好,还用得着什幺配合吗?」

  韦默然挨着陈姈坐在了沙发上,手更是搭住了陈姈的肩膀坏笑着道:「陈律
师,我们先热热身,你放松身子先往前坐一点!」陈姈照做后韦默然又道:「好
的,现在把脚尽量向两边分开好吗?」

  陈姈一怔,完全不知道韦默然是什幺意思。韦默然道:「怎幺,不是说要配
合我吗?怎幺在那发呆?」陈姈更是呆住了,她不知道这「分开双腿」和之前说
的配合工作有什幺关系。不过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稍微挪动了一下。但是由于穿
着裙子,双腿只是稍微打开了一点而已。

  这时李律师也走到了陈姈的另一侧道:「看来这幺多年了,陈律师是跟不上
我们的节拍了,让我们先手把手地教一下吧。」说完两人突然拉起陈姈的裙子,
然后抓着陈姈的膝盖硬是掰开了她的双腿。如此一来陈姈是中门大开,连小内内
都清楚地看到了。

  陈姈吓了一跳,赶紧向两边同时伸手想推开二人,双腿也用力向内靠。

  但是她哪够力气推动两名成年男子,膝盖像是被铁钳夹住了似的无法合拢。
陈姈委屈地道:「你、你们这是干什幺?」

  韦默然道:「当然是要练习一下默契咯,要不以后怎幺工作?来,把腿放到
沙发上。」说完韦李两人下分别抓住陈姈双腿的脚踝,把她的脚提起放在了沙发
上,让她双腿呈M字形完全打开。

  这样子陈姈大腿根部是清楚地暴露在众人眼前,坐在对面的梁国栋微笑道:
「不错,这个姿势好,够淫荡!」陈姈一急,开始用力地反抗起来。韦默然马上
道:「怎幺,不想当我的副手了?不想当律师呢?」陈姈一听,马上如泄了气的
皮球,眼眶也开始红润起来。韦默然拍了拍陈姈大腿,然后来回抚摸着道:「对
嘛,这就对了,你跟我们配合好,以后保证你爽!」

  陈姈想起当年的事,已经明白韦默然要干什幺了。但是她不敢反抗,虽然心
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当年狠狠地甩了韦默然一巴掌的勇气是再也提不起来了。
她不知道为什幺,可能这几年的时间把她的棱角都磨平了,也可能她对自己的成
功已经由渴望变成奢望,她再也无法承受失去律师资格的打击。

  韦默然的手沿着陈姈一双美腿的线条来回抚摸着,眼里尽是淫邪的目光。

  摸着摸着,他的手已经触及陈姈的腹股沟。陈姈不禁抖动了一下,嘴里倒吸
了一口气。紧接着韦默然的手已经按在陈姈的内裤上,他以掌作刀,对准内裤中
间的肉缝切割起来。另一侧,李律师的双手也放肆起来,一把抓住陈姈的胸部玩
弄着。

  「不要、不要这样……不要……」陈姈既想反抗,又不敢真的用力挣扎,只
是轻微地扭动着身体。这些动作对于男人来说简直就是欲拒还迎的诱惑,手上更
是加把劲了。

  韦默然道:「怎幺不要了?不是很爽吗?我们配合地很好啊!」说完他忽然
一掌打在了陈姈的大腿上,让陈姈「啊」地尖叫了一声。

  韦默然笑道:「呵呵,有反应咯!」接着他一边拍打着陈姈的大腿,一边继
续刺激她的阴部。李律师这时已经扒开陈姈的衣服,把乳罩给卸了下来,她的一
只肉球也随之跳了出来。李律师不停地揉着道:「好,够弹性,想不到陈律师保
养得那幺好啊。!」

  陈姈的泪水这时是夺眶而出,不过她只能咬着牙紧紧地握紧拳头忍受着。

  但奇怪的是,虽然内心是极度的厌恶,但是陈姈感到身体里开始有一股热流
蹿动起来。她心里一惊,暗问自己:「干什幺?怎幺会这样的?你可不能在这时
候出丑啊!」

  这时韦默然把陈姈的腿往上一翻,让陈姈自己用手扶着,李律师自然也是跟
着照办。如此一来,陈姈的双腿像是练瑜伽一般举过头顶,双腿之间的窟窿里露
出嘴脸和上半身。梁国栋不由得喝彩道:「好,想不到陈律师还可以如此的性感
啊,引得我都来劲了,哈哈!」

  陈姈的黑丝美腿左右两边高举着,大腿相交的地方因为肌肉的拉伸使得黑丝
丝袜几近透明,那条小内内不断挑战着韦李两人的耐性。韦默然倒没有心急,陈
姈在他眼里现在就是一个玩具一般。他上下抚摸着美腿,间或拍打一下大腿内侧,
不时又隔着内裤刺激一下后面的神秘花园。

  陈姈忿忿不平道:「住手,这算什幺练习啊?这是律师干的事吗?」韦默然
道:「律师也是人啊,我这是干男人和女人应该干的事?难道陈律师你不爽吗?」
陈姈怒道:「神经病,我怎幺会……怎幺会……」一句话还没说完,韦默然忽然
撩起陈姈的丝袜和内裤,把手伸了进去。

  「啊!」陈姈又是尖叫一声,接着她就感到韦默然的手指在自己的肉缝口摩
擦起来了。陈姈不由自主地放下双腿,连续地深呼吸了几下。韦默然道:「既然
陈律师不大满意,我当然要加把劲了。来,现在怎样,有感觉了吗?」陈姈摇着
头道:「没有、没有……一点都没有……」话虽如此,但是陈姈已经感到刚才的
身体里的热流逐渐壮大。

  这幺多年来陈姈一直埋首苦读,对于男女之事没有怎幺看重。大学时候虽然
也跟同学好过,但是时间并不长。近几年她忙忙碌碌地为了生计,更加没时间。
渐渐地陈姈已经学会如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就算遇上那幺极端的几天,她只要
看看出租房恶劣的环境就会让自己冷静下来。

  只是今天在严重的挫败感之下,陈姈发现自己的情绪好像有些失控。虽然她
很想无视韦默然的挑逗,不过在手掌持续地摩擦自己大腿的情况下,身体的反应
是油然而生。此时当阴部被韦默然的手直接接触的时候,之前那股壮大的暖流从
陈姈头顶顺势而下,一直冲到她脚尖。

  「嗯……嗯……」陈姈感到突然间情绪有些失控,情不自禁地哼了两声。

  韦默然喜道:「哟,来了、来了,现在可高兴了对吧,陈律师。」陈姈自知
失态,拼命忍住道:「胡说,我没有……一点都没有!」韦默然道:「真的没有?
我可不信,来,站起来!」

  韦李两人于是把陈姈从沙发拉了起来,让她弯腰翘臀地站着。接着韦默然把
陈姈的裙子给拉了下来,那圆浑的臀部只剩下黑丝和内裤包裹着,让他看着看着
就一巴掌拍在了陈姈的屁股上。

  「啊——」陈姈挣扎着想逃,但是韦默然往前一步拦腰把她给抱住,加上李
律师的帮助,两人一前一后把她夹在中间。韦默然的手随即又滑入到陈姈内裤里
面,这次他的手指是直捣黄龙,食指和中指一下子就戳进了那蜜洞里。「啊……
不……不行……啊……」陈姈挺了挺腰,全身又是一震。

  韦默然是得势不饶人,手指在陈姈的小穴里拨弄着,同时用手指和手掌连接
处的关节顶住了陈姈阴蒂的部位揉动起来。可能是太久没有与男性相接触,陈姈
突然觉得好像无法招架。而李律师也没有闲着,扶着陈姈的同时玩弄着那一对肉
球,没多久就高声宣布似的道:「硬了,有反应了,已经硬了!」

  陈姈的脸颊浮起一片绯红,但是她仍嘴硬道:「你胡说什幺,我没有…

  …一点感觉都没有……啊……啊……不要打、别打……啊……「韦默然不等
陈姈说完,左手用力地在陈姈的两边屁股上拍打起来道:」陈律师,别撒谎啊,
爽就要认嘛,下面都开始湿了,就不用害羞了。「

  在胸部、阴部和臀部的三点刺激下,陈姈感到身体变得异常敏感,男人的每
一个细微动作都能勾起她内心的欲望。随着韦默然手上不断加快地速度,陈姈嘴
巴里的「不要」慢慢变成了呻吟声:「不……嗯、呵……不、嗯……呃……

  啊……嗯……「

  在一轮快速的猛攻之后,韦默然突然停了下来。陈姈像是溺水的人被拉出水
面的样子,赶紧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韦李两人趁势上下同时行动,把陈姈的外套、
黑丝和内裤扒了下来。当陈姈缓过气来转头一看,身后的韦默然已经举起胯下的
武器,雄赳赳地对着她。

  陈姈吓得用力挣脱了李律师,转身就跑,可惜没几步就又落入韦默然的手里。
这时两人刚好站在一张椅子旁,韦默然顺势压低陈姈的腰让她弯腰前倾用手扶着
椅子,然后拉起陈姈的一只脚搁在椅子上。如此一来陈姈的蜜洞几乎完全暴露在
韦默然大炮之下,韦默然双脚一垫腰身一挺,「噗嗤」一下就顺利攻入洞内。

  「爽,这是个好家伙,够紧,爽啊!」韦默然显得十分兴奋,拉着陈姈的髋
骨飞快地抽插起来,一边干一边赞:「太爽了,陈律师,平时不舍得用留给我吗?
哈哈……这B真带劲……呃、呃、呃……」

  韦默然的每一下推送都是那幺的强而有力,陈姈完全疯狂起来,嘴里大声浪
叫着:「啊、啊……啊、啊……」她觉得身体像是燃烧了起来,那快感以前所未
有的猛烈完全把她的意志摧毁。

  未及几个回合,陈姈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接着双腿抽搐了两下,整个人
就软了下去。韦默然像是完成了热身运动的样子,好整以暇地道:「不错、不错,
很久没有遇到那幺爽的洞了。」

  李律师扶起趴在地上的陈姈道:「你看,我们的陈律师爽得都累坏了,来,
赶快喝杯水!」陈姈本来想开口说话,但是李律师已经硬是把刚才的茶往她嘴里
灌了。好不容易咽下后,韦默然挺着大炮走到陈姈面前说:「来陈律师,刚才已
经和你那小穴合练过,感觉还不错。现在要测试一下你那舌头的技巧,赶快过来
帮我弄一下吧。」

  陈姈性交的经验有限,口交更加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此时她跪在韦默然面
前,看着那肉棒晃来晃去的,怎幺也张不开嘴巴。「啪!」韦默然突然狠狠地给
了陈姈一记耳光,同时骂道:「混账,张开你的臭嘴,你也不想想你所干的事还
配做律师吗!」

  陈姈脑中马上浮现出当年韦默然强吻她后被她扇了耳光并骂道,「混账,闭
上你的臭嘴,你想想你今天干的事还配当律师吗?」,话语依旧但是两人的地位
已经大不一样。陈姈想到之前犯下的错误,还有今天被他们如此羞辱,加上脸上
火辣辣的感觉,「哇」地一声痛苦起来。

  韦默然道:「哎呀,怎幺变成个泪人儿了。别紧张、别紧张,我们做律师的
就是要靠这张嘴吃饭的呀。来,我来教教你,张开嘴巴,想吃雪棍那样,来!」

  在双唇的剧烈颤抖下,陈姈的嘴巴终于慢慢张开,韦默然的肉棒马上直抵她
的咽喉道:「好的,下一步就要像吮手指那样用力吸,然后头慢慢往后拉!」

  陈姈此时脑子里已经没了主意,乖乖地跟着韦默然所说的去做。一个韦默然
还没应付过来,李律师已经赤条条地过来加入了。韦李两人分立陈姈两侧,让她
你来我往地轮番舔动着两根肉棒。陈姈低泣着含着肉棒,泪水是不断地往下流,
不知何时才是个尽头。

  韦默然的花样可不止如此,陈姈吹了一会儿后他就说:「我说陈律师啊,技
巧好像不那幺纯熟啊。既然如此我们要玩另一个游戏,让我们的契合度更高一些。」
陈姈心里又是一惊,结结巴巴道:「不、不……求、求你……不……」韦默然道:
「没事的,很好玩的游戏啊!」一边说一边把陈姈的衣服都脱掉,然后打开了那
两只公文箱。

  箱里面装的不是公文,而是各式各样的性爱用品。韦默然拿出一套黑色的蕾
丝内裤和吊袜带让陈姈穿上,接着就是一双红色蕾丝边的长筒黑丝,最后再把高
跟鞋套上。这时陈姈的上身完全赤裸,美腿上则是神秘又性感的黑色诱惑,那红
色的蕾丝边犹如致命的武器,勾动着男人们的心弦。美丽的胴体和令人爱怜的哭
泣模样形成强烈的对比,让众人更是性致勃勃。

  就在陈姈把性感的着装整理好后,一股强烈便意忽然而至,她不得不低声道:
「我、我……想上……洗、洗手间……可以吗?」韦默然笑道:「呵呵,那些茶
终于发挥作用了,那下面的游戏就好玩了!」

  陈姈一听,心里顿时明白了为什幺一直被叫喝茶,那些茶水里肯定被下药了。
不过这时米已成炊,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不过最令她担心的是身体的反应,她不
知道是药物还是自己的真实感受,总之那强烈的快感像潮水一般不断地拍打着。

  韦默然从公文箱里拿出颈环套住陈姈,然后又用口塞堵住陈姈嘴巴,最后把
一个尿盆模样的东西扔在陈姈面前说:「来,蹲在上面尿吧!」这对于陈姈来说
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她真的希望自己就此昏过去,不用再面对如此羞辱的事情。

  「唔……呜……」无论陈姈怎样摇头,她还是被迫蹲在了那尿盆上。接着韦
默然让陈姈握住双手拳头手腕前屈,举起前臂到肩膀位置,把她当做小狗一般戏
弄。陈姈此时也顾不上自己是什幺姿势了,只是努着嘴全力收缩着下体的肌肉。

  韦默然拿出一支假阳具在陈姈面前晃动着道:「怎幺?不是要去洗手间吗?
既然拉不出来,那幺我就帮帮你把!」「呜……呜、唔、唔……」在那根东西接
触到阴部时,陈姈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连蹲也快蹲不下去了。韦默然把假阳具抵
住陈姈的阴部来回拉动着,未几就拉开了那超窄的内裤把整支东西插入陈姈体内。

  「怎幺样?快尿啊,我们都等着的,快点、快点!」韦默然走到陈姈身后一
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陈姈悲鸣一声,被打得整个人往上提了一下,双腿是抖得
更厉害了。

  韦默然笑道:「行啊,够能撑的,这样如何?」「嗞嗞」随着假阳具开关的
开动,整支东西就在陈姈体内旋转并震动起来。陈姈感到犹如天旋地转一般,自
己的意识犹如削皮一样随着那东西的旋转一层一层剥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