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尔喰种】(01) - 欧美一级黄影片 www成年人电影1级片-在线观看-伊人高清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首尔喰种】(01)

【首尔喰种】(01)

     2016年4月首尔
 
  最高级的酒店中的总统套房果然不是盖,不单有奢华无比的装饰,房间中更 有最顶级的设施,包括戏院级的影像设施,世界级的厨房。可以入住这些总统套 房的自然也是非富则贵,今日入住这个房间的不是别人,正是现在因为国民电视 剧《太阳的后裔》红遍全南韩,不应该说是红遍全亚洲的姜暮烟姜医生宋慧乔。 
  但现在在这房中的却不是宋慧乔,而是我!我是谁?我就是北韩最强的特种 部队「长白山队」的副队长。「长白山队」是最强的部队有两个原因,一部队的 成员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北韩人,而是模仿法国外藉部队的雇兵团,非最顶尖的士 兵不可以加入;二,部队成员并不是人类,而是喰种!
 
  什么是喰种?问这句的一定没有看过东京喰种这漫画了,喰种又名食尸鬼是 一种只能食用人肉的亚人种,外表与人类无异,但身体能力极高,五官都比人类 灵敏,而且刀枪不入,小伤能在一瞬间痊愈,骨折、断肢等大伤也能在一天内痊 愈,除了专门的反喰种武器「昆克」外,人类基本上是没有可能伤害喰种;喰种 除了拥有刀枪不入的身体外,更有可以攻击用的武器「赫子」。「赫子」由特殊 的RC细胞组成, 可以分为羽赫、甲赫、鳞赫和尾赫四种类型,但不论那一种 都是强大的攻击武器,而且使用灵活,平日藏于身体之中,必要时才放出使用。 
  籍而言之,同时兼具刀枪不入的身体和灵活强大的赫子,喰种可以说是一种 完美的人型兵器。
 
  正因为这一种特质及只能食用人肉的本能,喰种在和平民主的国度,一般被 视为国民的大敌,国家会组织专门的机构去执行驱逐和猎杀喰种的任务。在日本 机构叫做喰种对策局;在南韩则是由喰种驱逐局负责,同时为应对高等喰种(S 级以上喰种),也组织了所谓的「707特殊任务大队」。
 
  在和平民主国为喰种理所当然被视为人类的威胁,但在北韩这种疯狂的独裁 国家,喰种却有其特殊的价值。一方面在北韩,人命并无价值,甚至可以说是一 种消耗品,喰种并不用担心食物来源,而且在饥荒的国度,喰种不单不会消耗珍 贵的粮食,甚至可以有助控制人口;另一方面,喰种对北韩来说是极其珍贵的战 力,对北韩这样的穷国,和南韩常规兵器竞赛并不现实,核子兵器也只能用作威 摄,而不可能运用,喰种就是最好用的武力,人数不多,却可发挥惊人的战力, 特别是特种作战之中,一骑当千也非不可能,而更重要的是喰种不可能叛离,民 主国家可以接受任何形式的脱北者,却不可能接受吃人的脱北喰种。在这种情况 之下,北韩大幅度重用喰种,世界各地的喰种也在这情况下去到北韩,「我们最 幸福」这句话可能对一般北韩人只是一句谎言,对世界各地的流亡喰种却是真实 的存在。
 
  「长白山队」就是从这些来到北韩的喰种之中千挑百选出来的,所谓的千挑 百选并不是什么面试,而是最单纯的比试:把自愿参加的喰种放进比试场之中, 胜者为王,败者会成为共喰的对像。所谓的共喰是指喰种吃掉喰种的行为,共喰 会增强喰种的身体素质和战斗能力,共喰的对象越强,能力提升的空间也就越大,  而反复共喰后,喰种就有可能变为「赫者」,拥有全身及多种「赫子」者,可 以说是喰种之中的喰种,而「长白山队」就是这些北韩由最强「赫者」组成,且 只由「赫者」组成的王牌部队。
 
  加入「长白山队」的风险固然高,但报酬却也非凡。不单可以有钱有权,而 且更可以拥有捕食权,除少数例外,在北韩国内可以任意任量捕食,甚至也可以 在非任务期间出国自由捕食;完成任务后北韩金大师更会给予丰厚的报酬,上次 我完成任务后,金大师就奖赏我一个连二百五十个少女兵任吃放题。但除了报酬 外,更重要的是可以任意发挥自己的能力,提升自己的战力,成为最强的喰种。 
  好了说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开门声,看来是执行任务的时间了,就等我好好 回报金大师对我的信任,也好好回报我期待已久的肉棒。我一边想一边对和我同 行的两位少女打一个眼色,两人立即从令执行。
 
           ************
 
  「朴雅仁?全秀珍?你们为什么会在这儿?难道是公司安排,很高兴见到你 们。」宋慧乔惊喜地看到在《太阳的后裔》中分别饰演和平使者紧急救护队护士。 
 高丽人艺华的全秀珍和凭藉家世背景从姜暮烟手中抢下教授位置金恩智的朴 
  雅仁,三人合作时间不久,但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宋慧乔看到两人忍不 住用手掩口地表示她惊喜和欢喜之情。
 
  「欢迎我们吧!我们带了特别的礼物给你呢。」朴雅仁露出招牌的笑容,二 话不说就关了门,拉着宋慧乔走了房中。
 
  宋慧乔感到有点奇怪,第一,今日又不是自己的生日,为什么要给自已礼物; 第二,到底她们想送自己什么礼物?她还来不及细声,就在酒店房的客厅中,看 到了一个banner,上面写着「恭喜姜医生成为真正的女人。」
 
  「真正的女人。」看着那个banner,宋慧乔有点摸不着头脑,还意会 不到危险正在靠近自己,直到朴雅仁和全秀珍一人一边到抓着自己,她才发现大 事不秒。
 
  「啊!!!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你上次不是和我们说你一直找不到适合的男人,所以我们为你找到一个最 极品的男人,令到你成为最快乐的女人。」
 
  宋慧乔看着全秀珍阴险的笑容和恶意的说话,令她心中升起一种寒意,但更 可怕的是她很快就看到她们口中的那个男人:那是一个壮硕的有如一个岩石的青 年男人,年龄不大大约二十多左右,但却不知为何身上有一种久历生死的气势, 但最令宋慧乔感到可怕的还是那男人下身的凶器,一具十寸长怪物般怒挻的中阳 具。
 
  「主人,我助你抓到宋慧乔,你是不是应该奖励下我。」朴雅仁一见到入来 的男人,二话不说扔下宋,走到那主人的面前,用手握着那巨大阳具,彷佛急不 及待把那阳具放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你还未助我挑起目标的性欲,等我完成了任务我先奖励你。」我眼尾也不 看跪在自己面前的朴雅仁,我只是看着眼前的宋慧乔,在电视见过宋无数次,但 看来真人比上镜更美,身型虽然算不上高大,但娇小玲珑的宋,自然有一种不一 样的吸引力,比起像朴雅仁这样千篇一律的整型标准「美女」诱惑多了。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为……为……为什么?」宋慧乔看到对方色情的 眼光,和将自己形容成目标,当然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但她已经无力思考,只能 想到什么就说。
 
  「我找上你当然是有原因,原因你自己看吧。」说着就看旁边的大电视一指。 
  宋慧乔看电视望去,她发梦也想不到在电视中看到的是北韩最高的领导人金 正X,影片中影着金正恩身旁是一字排开的北韩美女,一个个赤裸的张开双眼, 正等着人的开放,金正恩就这样把画面上的美女一个个地开苞,但最令宋慧乔感 到可怕的不是这个画面,而是金大师口中说着的画,他一边插穴一边表示为了惩 罚南韩在边境重启宣传广播时用女团做政治宣传,他特意派了一队精锐特工去南 韩,好好教育南韩的明星美女北韩的男人的优势之处,同时令到南韩(的小穴) 
  和北韩(的肉棒)好好进行(性)交流,促进南北的感情,更重要的是(捱 操)
 
  之后为北韩的统一大业好好服务。
 
  宋慧乔从来也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北韩的目标,那比成为强奸犯的目标还要 可怕百倍,她拚命出力想挣扎,但捉着她的全秀珍把宋紧紧捉着,她完全动弹不 得。
 
  「姜医生,为什么要逃呢?你看看那肉棒,你尝过后你就知道什么是天国的 滋味,你以后都离不开它的了。」朴雅仁一边说一边用舌头舐一舐口角,回味着 那肉棒给她极来的快感。
 
  「」魔猿「(我的化号)你还是快些奖励下这个小鬼,至于姜医生就交给我 吧。」在一旁一直不发声的全秀珍说
 
  「那就交给」凤凰「(全秀珍的代号)你了。」
 
  全秀珍未等我说完,立即就把宋慧乔身上的白色衣衫扯开,她用力一手就撕 开宋上身剩下惟一的衣物,宋那小巧的乳房,即时弹出,令我眼前一亮。宋宋慧 乔还未来得及张口呼叫,全秀珍就开始了进一步的逗弄,她轻轻的用双手十指搓 弄宋的双乳,那十指就有节奏地就宋的双乳上游走,逗弄着双乳主人身体的性欲, 宋慧乔立即感到一阵激烈的快感由双乳传来,宋只能死死地紧闭着自己的小口, 避免发出呻吟的声音。
 
  就在全秀珍挑弄宋慧乔的同时,朴雅仁也开始了对我的服务,她轻轻蹲下, 把俏脸埋首于我的胯下,张开樱唇,把我的肉棒送入口中。朴雅仁果然训练有掠, 她小心翼翼地用手掌轻托着我那沉甸甸的阴囊,同时不断摆动颈部,使自己的头 部前后晃动,好让肉棒能够抽插由口腔的深处,她更放松自己口腔肌肉,令自己 温热湿润的喉咙肉壁可以更紧密包裹着肉棒。深喉的同时,她更不忘用用双唇吸 吮着我的肉棒,如果不是我训练有素,恐怕早就在她口中射了出来。
 
  当然见惯风浪的我,不会因为这就分神,我专心看着全秀珍对宋慧乔的进一 步逗弄,这时全秀珍已经停上了搓弄,她开始腾出双手,用姆指、食指和中指紧 夹宋慧乔的乳头,不停搣着打圈,并不时弯下身,用舌舔她乳房,更不时啜她的 乳尖,我可以看出宋慧乔虽然还是紧闭小口,但她的性欲显然已经被挑起,她的 乳房开始激突起来,乳头也已经起来,我不禁慨叹好一个倏感的身体,在全秀珍 的玩弄下,宋慧乔的呻吟显然只是时间的问题,就等我火上加酒,在她面前表演 一个春宫画吧!
 
  「金恩智医生,你的口交技术看来比你的手术手艺更好,不如等我尝试下你 小穴的技术吧。」
 
  「这当然,这个才是我真正的专业,如果不是我如何可以骑在姜暮烟医生上 面。就等我示范什么是性交比姜医生学习。」朴雅仁这时早已被调教成一头只懂 性爱、只懂出卖自己尊严的淫秽野兽,她已经急不及肉棒进入她下身的深处,她 把整根肉棒吐出自己的口腔,对我投以一阵淫秽放荡的眼波,然后立即走到我面 前,口中一边发出我是「金恩智医生,请主人快些插我。」的春叫,一边张开那 淫液四散的阴户对住我的肉棒,就这样座下起。
 
  朴雅仁就这样背对着我,身体主动上下摆弄,任由我一边抱着她,一边挑逗 女方的乳头、阴蒂,这一招不是别的正是江户四十八手中的第十五手「座式的し ぼり芙蓉(绞り芙蓉)」,芙蓉是富士山的别名,即是通过多种刺激令到女方有 登上山顶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登上性欲山顶的却不只是朴雅仁一个, 在另一边的宋慧乔也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今日的第一下呻吟声,原来这时全秀珍已 经脱下了宋慧乔身上所有的衣服,全秀珍已左手抱着她的肚子,右手已经从后摸 入了宋的私处,身体敏感的宋慧乔只是私处被一触,就已经开始乏力,她几乎连 支撑身体也做不到;全秀珍当然不会由此停下来,她的五只手指穿过宋慧乔的黑 色丛林,先是蜻蜓点水般触摸着宋的阴核,轻易令到宋喘气起来,接着中指插入 宋慧乔未经人事的阴道内,最私密的地方被进入,宋慧乔终于再也忍不住呻吟起 来。
 
  色欲一经勾起就很难停止,特别是宋慧乔这样敏感的身体,全秀珍随着宋慧 乔的呻吟,加倍无耻地蹂躏着她敏感的嫩穴,宋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热情的蜜汁更早已流得满地都是,宋雪白的身体也开始变作粉红,忠实反映出主 人身体的变化。
 
  「啊啊啊!!!!!」就在这样的不断玩弄下,宋慧乔在这样的情况下迎来 了今日的第一个高潮,她全痉挛的大叫,然后就全身无力的倒在地上。而我抽插 着的朴雅仁也像呼应着一样同步的达到高潮,我硬涨的龟头不堪两位美女医生高 潮的刺激,精液狂喷入朴雅仁的小穴之内。我满足地抽出肉棒,阴茎表面仍沾满 了朴雅仁的津液,我将这些液体全抹在朴雅仁的脸颊上,令到她的脸上满布精液, 朴雅仁却一点也不在意,相反主动的进行清除口交,更吞下我所射出的精液,我 虽然对这征服不久的小淫娃,没有太大的感动,但还是拍一拍的头以示嘉许,然 后我看了看昏倒在地上的宋慧乔,心想前戏就做到这儿,是吃正餐的时间了。 
           ************
 
  因为高潮虚脱昏去的宋慧乔醒来时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她多么希望刚才发 生的都只是一场梦,醒来时会发现自己自己舒舒服服的躺在顶上酒店的大床上,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她的而且确是在酒店的大床上,但却是被五花大绑,四肢张 开的在床上,身上只有一件医生白长袍,白长袍下什么都没有,高潮不久的私处 无遮掩的曝露在空气之中,她感到自己就像一个祭典中的待献的羔羊,等待男人 对她身体的开发。
 
  独生女的宋慧乔,少了娇惯蛮横,多的是善良、豁达与低调。她从来都不哭 在人前,不求饶,但她再坚强,豁达也只是一个女人,她双开眼后立即看到我慢 慢向她接近,那肉棒就像巨龙一样,她再也忍不住呼叫起来。
 
  「仲基哥哥救我,仲基哥哥救我,仲基哥哥救我……」
 
  「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有说错,都说宋慧乔去到这一刻会呼叫她的仲基, 所以说你们这些男人。」全秀珍发出今日最大的笑声,宋慧乔从来都没有听过全 秀珍发出这样的笑声,她平时总是一个不拘言笑的样子,也许这样才是真正的她, 但真正叫宋慧乔惊讶的却不是全秀珍,而是他居然在这时看到她刚刚叫起的宋仲 基,他和自己一样被绑着双手双脚,而且更被封着嘴,看来他一直都在酒店的房 中,只是没有会意。
 
  全秀珍没有理会宋慧乔,径自走到宋仲基,把宋仲基口上的封条撕下,他立 即骂到:「你们到底想怎样?」
 
  「我们想什么?你不是已经看过我们领导人士的影片,我们来是好好教育南 韩的明星美女北韩的男人的优势之处,同时令到南韩(的小穴)和北韩(的肉棒) 好好进行(性)交流,促进南北的感情,更重要的是(捱操)之后为北韩的统一 大业好好服务。」全秀珍一面嘲笑地回答。
 
  「全秀珍,你是一个南韩人,为什么要为北方服务,宋慧乔对你这么好,你 这样对她,你还是人来吗?」宋仲基倒不是真的想说服全秀珍,而是希望挑起我 和全秀珍的矛盾,希望我们自相冲突,我当然知道他的企图,不置可否,而且他 的说得的大前题根本就是错的。
 
  「哈哈,我是南韩人?这个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根本就是北韩来,你们杀了 我的父母,我和你们仇深似海。哈哈,我不是人?对,我根本不是人,我是喰种!」 
  全秀珍的自白吓了宋慧乔和宋仲基(和在一旁的朴雅仁)一跳,南韩娱乐圈 实行喰种检查制, 一年会检查一次RC细胞的量,以防喰种混入,他们自然没 有想过有检查就有避过制度的方法。
 
  「看你们不相信的样子,解释也没有,我就证明给你看。」全秀珍也不再解 释,她拿出放在一旁的手枪,二话不说就轰向自己的脑袋,那手枪强大的火1力,  下子就把她的脑袋轰走了。
 
  宋慧乔,宋仲基和朴雅仁看到这一幕吓得合不拢口,他们那想过全秀珍会自 杀,但更令他们惊讶的是,全秀珍并没有杀死自己,她被轰去的头,慢慢的生回 出来,就像完全没有事一样,他们难以相信这样的事,会发生,这样的再生力, 难道全秀珍真的是喰种?
 
  「看来你们还是不信呢?唉,那没有方法,我只好吃个人给你们看。」我一 听全秀珍这样说,我就知道不妙,但还来不及制止,就看见全秀珍发出的羽赫穿 过了朴雅仁的身体,朴雅仁立即身首异处,死在当场,然后全秀珍立即飞过去, 撕下了朴雅仁的一只手,放在口中嘴嚼起来。
 
  「凤凰,你又来了,你这样杀了朴雅仁……」我无奈的看着代号「凤凰」 
  的全秀珍,无奈叹一叹气,我倒不是舍不到朴雅仁的肉体,只不过朴雅仁的 技巧不错,玩多一会先杀再吃也可以吧。
 
  「哦,魔猿,你舍不得,你早说,我就不杀她,不过你要知道再生消耗体力, 需要补充,好啦,不要这样的面孔,我之后比你玩弄我的身体吧?对我的身体没 有兴趣,太叫人失望了,嗯,那我煮东西给你吃好了吧,你不是好久没有吃过我 煮的东西,我等会就用朴雅仁的身体煮一顿九大簋,那样你满意了吧?」全秀珍 说完不再理会我(她当然心知我不可能抵抗她的建议,她煮食,不是应该是煮人 的技巧,可说是古今无双),再一次转看宋仲基。
 
  「仲基哥哥」全秀珍一边扮小妹妹的说,一边露出淫笑走向宋仲基,「配在 你相信我是喰种吧?你知不知现在我最想吃的是什么?无错,就是你的肉棒,肉 棒真是好好别的,我来到南韩后已经别了500多支的南韩肉棒,对,我就是那 一直找不到的连环肉棒吃人案的真凶,是不是好荣幸,有个美女想吃你的肉棒, 放心吧,我会好好享用你的肉棒的,嗯,分开三日吃,慢慢细尝,一点也不会浪 费的。」
 
  宋仲基听完吓得六神无主,他想起了报纸上有关连环肉棒吃人案的报导,报 导中写着受害者在受害前会被挑逗至完全勃起的状态,然后被活生生的整条吃下, 就这样失血过多而死,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他吓得失禁当场。
 
  「哇,仲基哥哥,你失禁,讨厌,我不吃有尿液的肉棒的,什么办好呢?其 实我也不是非吃你肉棒不可,不如这样吧,你协助我们,我就不吃你肉棒。」 
  「协协协协肋,无问题,什么也可以,你们想要什么就出声,魔猿大哥,凤 凰大姐,我求你们,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过我。」宋仲基看到有一线生机,也 不理什么尊严,立即大哥大姐的求饶。
 
  「我们就先说第一个要求,我要上你的女朋友宋慧乔。」全秀珍道。
 
  「宋宋宋慧乔,好好好。」
 
  「宋仲基你。」宋慧乔实在想不到宋仲基这样想也不想就把自己卖了,原来 平日的海誓山盟走到要急的关头都比不上自己,她之前还希望用自己的身体去换 取宋仲基的性命,但现在宋仲基二话不说就自己的肉体去换取自己的生命,她绝 命的看着她曾心爱的男友,希望他回心转意。
 
  宋仲基却望也不望宋慧乔,他心中只有自己,他看着我和全秀珍说。「其实 宋慧乔不是我女友来的,我只是利用她来上位,你知道啦,宋慧乔比我红得多, 而且我刚退伍要一个机会,于是就利用她,当然她是有几分姿色,但都三十多, 足够做我的姐姐,我对她那有真心,本来都想上来玩玩,但她却守身如意,说什 么等结婚后,这样的老处女你要就拿去吧。」宋仲基为了保命,什么都说出口, 为了开脱自己,他甚至主动地贬低宋慧乔。
 
  「啪。」我听到宋仲基这样说,立即用我的赫子恨恨地打了他一把,「宋慧 乔是一个好女孩,我不准你这样说她。」宋慧乔想不到我这样说,露出了一丝的 感激眼神,我当然不会看漏这样的眼神,看了看全秀珍示意她继续攻心。
 
  「好了,宋仲基,你说你只是利用宋慧乔,就证明给我看你的决心。」全秀 珍继续说,「嗯,怎样先可以证明,好吧,你既然喜欢随处便溺,你就尿在宋慧 乔身上,以表你的忠诚。什么,你就不到,那好吧,我就拿你的肉棒去喂狗。」 
  「不,不,不要,我立即做。」宋仲基这时当然已经感觉到这一男一女,做 这些是为了完全摧毁宋慧乔和他的关系,以达到奸心的目的,但为了保全肉棒, 叫他吃屎也做,何况只是尿在宋慧乔身上,他二话不说走到被绑的宋慧乔前,拉 裤就尿,他的为防旁观的两人不满意,甚至刻意加以花式,一边把尿液平均地尿 在全身,令到宋仲基不论是黑色的头髲,纯洁的面孔,和雪白的医生袍都沾上了 黄色的尿液;为他一边说:「宋慧乔,你都快成为男人的便器,我就先用尿液助 你热身吧!」
 
  「wow,仲基哥哥,你好勇武,果然是真男人。」全秀珍在一旁拍手说, 「好了,我相信你,那仲基哥哥不知你舍不舍得把你慧乔妹妹的处女献出呢。」 
  「秀珍妹妹你言重了,宋慧乔那是我的呢,她是大家的,不,应该说是这位 大哥的。」
 
  「讲就讲得好了,可能临到头就不舍得,嗯,宋慧乔是处女,这样没有前戏 破处一定会痛死的,仲基哥哥不如就送佛送到西,用手指令宋慧乔高潮一次;宋 慧乔我是不是对你好好呢?虽然只是手指,但仲基哥哥会是我第一个进入你身体 私处的男人,哈哈哈,一场姐妹,那用容气呢。」
 
  「那可以这样啊,宋慧乔是这位大哥的,我那可以先。」宋仲基虽然想保位, 但令自己女友高潮,以方便令一个破处,也实在太屈辱,他不禁希望找个借口, 以避免这样。
 
  「那没有办法了,我只好把你的肉棒斩下来,然后用来当电肉棒逗挑宋慧乔。」 全秀珍冷冷的道,吓得宋仲基立即二话不说走向宋慧乔,「记得小心啊,如果你 的手指不小心弄破了宋慧乔的处女膜,那时不是死你一个可以解决的。」
 
  宋仲基听到全秀珍的恐吓,那敢再说什么,他走到被绑的宋慧乔的面前,立 即以食、中二指轻轻撑开宋慧乔的蜜唇,让众人观赏宋慧乔被剥开了的小穴,然 后开始了进一步的挑逗。
 
  「啊,不要,仲基不要,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啊啊啊啊啊。」敏感的 下体被异物插入,宋慧乔敏感的身体马上生出了反应,小嘴随即发出依依哦哦的 呻吟声。
 
  其实宋仲基的指技说不上精湛,而且他不敢入得太深,怕不小心弄到宋慧乔 的处女膜,但宋慧乔的身体却不是一般的敏感,轻易地就被勾起了性欲,她不但 开始了呻吟,身体也开始左扭右拧,阴说也分泌出甜美的汁液。当宋仲基发现轻 轻逗弄也可以令到宋慧乔兴奋后,他也本能地加重揉弄宋慧乔的G点,同时以姆 指玩弄她们的阴蒂,令她们的呻吟声猛然攀升了几个音阶。我一边看一边想起 
  传闻宋慧乔钢琴是10级水准,但真正看过她演奏的没几人,但现在有机会 欣赏她的呻吟演奏也可说是人生的乐事。
 
  就在我欣赏宋慧乔的时候,宋慧乔突然发出了猛然的呻吟,在一连串哀怨 
  缠绵的呻吟声中,宋慧乔攀上了情欲的顶峰,她的膣壁随即紧紧的吸啜着宋 仲基的指头,同时喷出了大量的花蜜,想不到她在手指下轻易来了一次动人之极 的高潮,正在用手指挑弄宋慧乔的宋仲基想不到宋慧乔的高潮来得这么快和猛, 被那花蜜喷得一身都是。
 
  看到宋慧乔这么敏感的身体和激烈的高潮,我的肉棒也已硬涨得到了极限, 于是我也不浪费时间,一脚踢开宋仲基(他倒在地上却反而感谢我,说我踢到好) 接着解开绑着宋慧乔的绳子,然后马上抬起了宋慧乔的双腿,将硕大的龟头,对 准了她暴露而出的阴户,将肉棒抵在宋慧乔刚因为高潮布满花蜜的肉缝之上,然 后缓缓的往穴内直插,处女穴果然是处女穴,既紧又窄,阴户两边的花瓣,被我 硕大的龟头直撑至极限,才总算勉强吞下了我的开端,整晚我就是等待这个时刻 的来临!肉棒向前一送,宋慧乔辛辛苦苦守卫了三十多年的处女之身,就这样永 远地失去!
 
  「啊啊呀!没有了!啊啊啊……我的……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 ……好……啊啊啊啊!」宋慧乔还没有从刚才的高潮中回覆过来,就在我的第一 下被插中开了苞,破处的痛楚令到她高呼起来,她感到一支其大无比的阳具无视 她肉壁的本能压迫而插入,也无视她处女穴的痛楚而一下一下的进出,她看了一 下,那大阳具每进出的一下把自己的淫水连带处女之血也抽了出来,血染在自己 的白袍之上,她很想阻止这个残酷的事实,但她根本无能为力,只有眼白白看着 我操着她的小穴。
 
  身体上的痛楚故然是痛,但最痛却是心,不单是自己处女被我夺去的事实, 更是因为被自己最心爱的男人出卖的事实,她曾经多么的爱他,以为她是自己心 目中的男神,但这个她最尊重珍惜的男人现在却不单不阻止自己被人破处,反而 是在一旁为强奸自己的喰种呐喊坐位,那喰种每插一下,宋仲基就叫一声好,还 说「什么插得好,破得秒,中出哇哇叫」,「大哥肉棒真是大,韩国最强,宇宙 最强,插尽天下无敌手。」宋慧乔生理心理上完全没有准备好这样的打击,她实 在不想相信宋仲基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她感到无穷无尽的绝望,只能自暴自弃 的承受一下一下的抽插和宋仲基无耻的话语。
 
  我这时的肉棒已经完完全全征服了宋慧乔的处女穴。宋慧乔的处女穴是所谓 的羊肠阴户,这种阴户是极罕见的珍物,这种阴户的玉门不但窄小,而且回廊弯 弯曲曲,有如羊肠小径,我每一次抽插都可以感到肉壁的绉褶,旋转、卷曲、抽 插、摆动。这种羊肠阴户如果既深且紧,除非男性的阴茎是特大的霸王号,要不 然,是很难探索到花心的,换句话说,如果运气不佳,碰到男人的阴茎发育不长, 那她一辈子就享受不到云雨之欢,而抱憾终身了。但宋慧乔的运气很好,我这样 的大肉棒和宋慧乔的羊肠阴正好是绝配。我的肉棒一边享受沿着小径曲折前进深 深插入时那层层叠叠的嫩肉娇弱的缠在我的肉棒上的极上快感,一边给予宋慧乔 男女交合的快乐。
 
  女人对于第一次的被贯穿和疼痛是难以忘怀的。宋慧乔忘不了刚才那被重重 刺穿的痛,她在我强壮粗大的肉棒冲刺下疼痛、呐喊、战栗的感觉。但渐渐的她 开始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她感到在自己身体深处的肉棒再开始慢慢地给予一种 前所未有的感觉,那难道就是快感,自己居然比一个北韩的喰种奸出快感,她不 敢承认这个事实,但那快感越来越强烈,令到宋慧乔感到越来越屈辱。
 
  正在抽插的我当然感受到宋慧乔身体的变化,我感到宋慧乔内部分泌液体越 来越多,阴道里的嫩肉紧紧的缠绕着象婴儿的小嘴酥酥的舔食着我进入的肉棒, 我知道我已经征服了宋慧乔的身体,但正所谓奸身为下奸心为上,我当然并不会 满足于单单得到宋慧乔的身体,我更要得到宋慧乔的心灵。
 
  为了这个目的,我开始三管齐下,第一,改变姿势以后背式再次进入宋慧乔 的身体,后背式的姿势令我可以更有力的进入宋慧乔的蜜穴深处,同时把肉棒强 度,长度和粗度调到最适合宋慧乔的身体,(喰种的身体控制能力远在人类之上, 所以可以轻易)有好多人以为肉棒越强越好,却忽略了女性的感受,现在经我调 节后我的肉棒和宋慧乔的蜜穴达到棒穴合人的境界,每一下都可以给予宋慧乔最 大的快感,令到初品尝到性交快感的宋慧乔更加享受。
 
  第二,我开始用手爱抚宋慧乔的身体,全方位的逗动宋慧乔的性欲,开发她 的性感带,刚才已经证明宋慧乔的身体远比一般人敏感,果然很快就令到宋慧乔 更加难压抑她的身体,越来越兴奋。我的口也没有停下,开始温柔细语的称赞宋 慧乔的美丽,同时强调自己只是因为任务逼于无奈和宋慧乔太美才侵犯她,从心 灵进攻宋慧乔的防线。
 
  当然这样未必足够攻下宋慧乔的心灵,所以第三,也是最重要就是利用宋仲 基,在全秀珍的指引下,宋仲基说出的话越来越难听,什么「母狗」,「公厕」 
  ,「尿肛」,「婊子」等形容,什么「插两插就舒筋活血」,「不插不知身 体好」,「老处女一早就应该受精」,「这么容易兴奋根本就是一个妓女」总知 用尽语言去凌辱宋慧乔,宋慧乔渐渐的分不清,到底从后温柔抽插爱抚的我,还 是这个把自己轻易出卖,更用尽语言去辱的宋仲基才是她的敌人了。
 
  我看出宋慧乔的意志已经去到最后的边缘,是时候击破她的心了。我向全秀 珍点一点一头示意,全秀珍立即指示宋仲基,「仲基哥哥,你说得太好了,你在 这儿看也太辛苦了,你也发泄一下吧,就把宋慧乔的口当成她的小穴抽插吧。」 
  宋仲基固然是在一旁看得欲火焚身,需要发泄,但更重要的是怕不做,肉棒 会被全秀珍吃掉,他立即冲到宋慧乔前把肉棒塞入宋慧乔的口中。
 
  「仲基哥哥,不要,我……求……唔……唔。」宋慧乔话还未说完宋仲基的 肉棒就已经插入,她忍不住闭口一咬。
 
  「贱狗,你敢咬我,你以为你还是十八廿二的小姑娘,未开苞的处女吗?你 这个三十多岁的老处女,不,你现在已经不是处女,是三十几岁的老女人!你知 不知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就是没有一早强奸你,你看你现在个样子,平 日假装纯情玉女,现在还不是被人插,不止被人插还要兴奋,你以为我看不见你 扭动腰支,欢迎人插入,早知我就插死你!对,你只是一个妓女,不,你不是一 个人,你是」母狗「,」鸡「。」肉棒被咬的宋仲基像发了疯一般,疯狂的一巴 一巴的打在宋慧乔的脸上,然后用肉棒一下一下鞭打在宋慧乔的面上,他心想如 果不是因为宋慧乔自己就不会有肉棒被吃的危险,他越想越嬲,越鞭越大力,直 到我大声叫他停棒。
 
  宋仲基的话终于把宋慧乔的心完完全全的粉碎了,宋慧乔也像任合一个女人 一样,曾想像结婚时会受众人的如何欣羡,婚宴会如何热闹高兴,丈夫会如何爱 惜自己。她曾经幻想宋仲基是自己未来的夫婿,但原来在他眼中,自己只是一个 可以利用的对像,不,连利用的对像也不是,而是一只「鸡」,是胯下的一个发 泄性欲的对象,她对他完完全全的绝望,她连闭口抵抗的欲望也没有,任由宋仲 基的肉棒进入她未被肉棒进入过的小口之中。
 
  宋仲基的肉棒就这样终于狠狠地刺入宋慧乔的小嘴之内,强奸着宋慧乔的口 腔,令宋慧乔身上前后两个洞穴在同一日间全遭受到男人的入侵。而宋仲基就这 样像疯狂的在宋慧乔的口中描插起来,宋仲基一边狠狠地捏着宋慧乔的乳头,阴 茎更毫不留情的猛插入宋慧乔的喉深,一边大叫「插死你」「操爆你」宋慧乔只 觉一阵大力涌来,只惊觉到男人的龟头正狠狠的顶在自己的喉深,但自暴自弃的 宋慧乔已经连抵抗的意思也没有,任由深入自己喉间的阴茎去发泄男人的欲望。 
  宋慧乔这时从外人看来就像一个被前后抽插的吹气公仔,全然不动地任由小 口蜜穴都被「噗滋……噗滋」的抽插着。但在两棒中间的宋慧乔却感受到前后带 来的感觉不同,前面的人类,每一下都是意图给予自己最大的伤害,无论是生理 和心理,宋仲基的抽插每一下都撞在宋慧乔的喉头上,给予她绝大的痛苦,更不 用说宋仲基把自己形容成人尽可夫的妓女,明明这只是自己第一次的口交,而明 明要在娱乐圈保持这样是多么的难;而后面的虽然是喰种,但相反却极尽温柔, 她感到那一下一下肉棒的抽插都是多么考虑她身体的承受力,每一下都好慢,但 准确地给予自己快感,而双手的爱抚都有顾及自己的身体,而口中更是对自己的 身体千言万谢,她渐渐的对后面肉棒的主人有了感谢,感激,甚至感动之心。 
  就在宋慧乔分不清是什么的感觉时,她发现宋仲基的肉棒突然抖动,和听到 「小贱人,我要妳给我受精~~」难道对方竟然想口爆自己,果然,一阵腥臭混 浊的液体由男人的龟头狂射而出,沿着自己的食道直入胃部,令宋慧乔涌起了一 阵反胃的感觉,她知道男人已在自己的嘴内泄精,而且更是以最恶毒的方法,以 龟头硬挤着自己的食道口,强迫自己吞下他所射出的每一滴精液。而宋仲基连这 样也不满足,插出后刻意用肉棒丧打着自己脸上,再射一次,来一个先口爆后颜 射,把宋慧乔口胃面身都是他的精液。全秀珍像奖励宋仲基的出色表现,二话不 说就助宋仲基来一个清除口交,射后不理的宋仲基再看也不看宋慧乔,自顾自享 受起来。(当然其实宋仲基只是被全秀珍所指引)
 
  「对不起,令到你这样,我没有想到宋仲基是这样的,对不起,宋慧乔,我 只是因为任务才,在我心中你始终是最圣洁的女神。」我言不由衷的说,而我的 说话也达到的心中的目的,宋慧乔再也不是死鱼一般,而是开始自己前后摆弄身 体,回应我的抽插。
 
  宋慧乔也不知自己是出于什么的心态,是报复宋仲基?是自暴自弃?是单纯 的追求快感?她只知道自己不想再想,她真心希望背后的喰种真的当自己是女神? 但即使不是,也不再重要了,她只想什么也不想地快乐一次,即使那是不应该的 快乐。摆脱道德和思考的宋慧乔也作出出了最老实的回应,分泌前所未有的蜜液, 大量的分泌令我的抽插更见畅顺,我也不再犹豫,开始了真正的进击,一下又一 下进击的巨棒,重重撞在宋慧乔的阴道尽头,不,是已经贪婪的顶开了她的花心, 顶入她幼嫩的子宫,我每一下的抽插,可真是操入宋慧乔的肉穴心。
 
  我的插入完完全全挤出了宋慧乔的呻吟声,她的呻吟声很美很美,她的阴穴 很紧很紧,她的皮肤很滑很滑,她的一切都是多么的美好,我甚至渐渐的忘了我 的任务,而是单纯的享受性交的乐趣,我有多些年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已经忘记 了,我渐渐的进入忘我的状态,忘了时间,忘了空间,忘了任务,忘了人和喰种 的分别;而我可以从肉棒中感到宋慧乔也是这样想的,我们都忘记一切,只是沉 迷于对方的肉体,不,是肉体带的的快感之中,我们同步于抽插的快乐,同步于 破宫的快感,也同步于临界的一刻,我们一起达到了最快乐的一刻,就在宋慧乔 的身体高潮的痉挛中,我喷射而出的精液全打在宋慧乔毫无防避的子宫之内,填 满里面每一丝的空间,就在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有一种宿命,上天令我降生于世 上,就是为了这任务,为了令宋慧乔生下太阳,不,是生下我大阳具的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