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女友让我受不了

女友让我受不了

(一)原由 我和女友小蓝同居好一阵子了,其实一开始她还矜持地嚷着:「还没结婚,怎么可以住在一起咧!」好吧,我 想刚交往,也不好逼太紧。谁晓得,过没多久我们一起嚐过翻云覆雨之后,她便说:「阿神,我们住一起比较方便 好不好?」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新居生活。免不了的是晚上的大战,放假时更是一定从早到晚做好几回,我是不敢说自己 有多强啦!但是一整天的时间要从房间滚到浴室、沙发滚到厨房,是还OK的! 我说真的,人果然是种犯贱的生物,得到之后,好像就越来越失去欲望了。 虽然说可以偶尔玩玩角色扮演,但毕竟是同一个女人、同一对奶子、同一个小穴嘛!各位色友应该也能懂我吧! 可是又没胆去玩别的女人,小蓝是个好女孩,我可还不想因为一时冲动,失去了她,但又想来点刺激的。一个月前 发生的事,倒是助了我一臂之力呢! 一个月前。 小蓝:「阿……阿神,你知道最近……嗯……慢点……这附近有变态……」 「有变态?」我一听到,下身果然迅速再次充血,变得更硬更挺,可是却停下了动作。 「嗯……别停嘛!」小蓝不住地摆动臀部。 我缓缓地进出,对这事很有兴趣地问道:「他干了啥事啊?」 「就会灌人迷药……侵犯人啊!嗯……听说……被搞完的女人……都说他技术很棒呢!阿神……嗯……快点… …」 「喔?那你是羨慕了?」我满脑子都是女友被压在暗巷里狂操的淫乱模样,一想到这,腰身带动下腹的动作更 快了。 「啊……好爽……人家……哪敢……不要……」小穴收缩的频率开始变快,我知道她快高潮了。 「我是很想要。」但这句话我只敢在心里想,真说出来还得了啊? 「嗯……啊啊啊……」果然,一阵强烈的紧窒感袭来,小穴内的淫液自花心涌出,压迫着我顶端的小孔,那真 是说不出的舒爽。 我将她的身子翻转,硬挺还在小穴里随着这个动作持续地刺激内壁上每一点敏感带,然后再周而复始地做着那 最熟悉的动作:每一次都将我的男根退到穴口再重重地埋入花心,那种挤出淫液的感觉,只能用爽来形容! 洒出的淫液沾在我的黑毛上,慢慢地往下流,流过下面两个敏感的圆球,继续沿着大腿内侧滑动,那种磨人的 搔痒感,真的没人抗拒得了。 接着,又是一阵抽搐,小蓝已经全身发软,头侧靠着床随着我的摆动摩擦棉被,口水早已渗出嘴角,臀部因为 被我提着勉强挺起。经过一阵抽插,各位,别怀疑,她又高潮了。 还记得我高中健护(健康护理)上过,女人的高潮分三种:一种是随着情欲渐渐攀高,最后迎向那最高点;第 二种,就是像大晴天的海岸线,平直看不到尽头,也就是所谓的冷感;最后一种是为波浪状,在一轮爱爱里,至少 会高潮四到六次,源源不绝。而我女友就是这种极品了。 最后这式「老汉推车」,再加上我一手揉捏花瓣内的小豆、一手大拇指沾上些许液体轻挖着她的后庭,以她这 么敏感的身子,根本不可能受得了,我可以感觉到她的翘臀、大腿、小腿到脚趾头无一处不用尽力气,一副快抽筋 的样子。我最后一下突进,狠狠地把我的精华喂入她飢渴不已的花壶深处,下身的爽快感,让我不想撤出,白液便 全激射进去…… 「啊……好多……好暖……好棒……」真的很难想像,每次看她高潮时那看似快乐又似痛苦的表情,其实我还 是有点不忍。 还记得第一次做,她把处女献给了我,也是经过了好一番折腾、数次高潮我才放过她。本以为她以后应该会害 怕做爱做的事了,谁知道,隔天下午在学校上课上到一半,她忽然伸手握住我的小弟,在我耳边说她有点想要,还 舔了我耳垂一下。天啊!我当下脑子一片空白,马上拉着她冲出教室,根本等不及回家,在厕所里就上了。 其实,我想暴露女友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她实在太难摆平了!还以为她高潮那么多次,应该一下就没体力了, 可是错了,她实力深不可测啊!虽然,每次我都干到她虚脱,可是隔天早上,她总还是准时起床帮我做早餐,害我 常常很挫败! 我上次还问她:「蓝,你都不累吗?要不要老公我来替你捶捶脚啊?」她总会回我:「不会啊!为什么这么问?」 靠!那我昨天的努力算什么啊?所以我现在每晚的目标都是让她迟到,那我就成功了!(可怜的男人) 我缓缓地抽出已经软化的男根,如此一来,没有受到压迫的汁液一股脑地全沖出来,整间房里顿时充满一股淫 糜的味道。 「嗯……」那快感令小蓝忍不住又轻吟一声。 突然,我感到下身被一股软软的力量圈住,由根部慢慢滑向那伞状的前头,我一看,哎!果然!小蓝用她的小 手围成一个圈,把我阴茎上我的浊白和她淫水的混和液刮下来,用另一只手小心地接住,接着还挖了挖小穴,想引 出更多。 她把那些抹在自己的D奶上,满满的,涂不上去的便伸出舌头去舔,还放到嘴里吸吮一番,光看她的表情,还 以为她在吃什么美食佳餚呢!下腹一阵骚动,我扑上她,看来今晚……我还是有得忙的了。 (二)受不了 看过(一)的同好们应该都知道,我女朋友小蓝其实是一个假正经(同居事件)的女孩吧!那我就先说说当初 我们的第一次。其实一开始我真以为她是个清纯可爱的女生,虽然拥有魔鬼身材,但是有天使的灵魂,虽然一定是 比较难突破最后防线,但能有这样的女友,真的该满足了。 我本来是打算花三个礼拜到一个月才要和她提提看爱爱的事,但其实我们一个礼拜就做了!连我自己都感到有 点诧异,而且这过程是比看A片过瘾! 想那天…… 「小蓝,今天我系上的同学约我去露营,你要不要一起?」我看着正拿着抹布,整个人都快贴到地上去擦地的 小蓝。 虽然这时小蓝还没跟我同居,但有空总会过来帮我清清房子、洗洗衣服,没办法,男孩子一个人住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这么好一个女孩,叫我怎么敢跟她提出「做爱」这种跟天使绝对扯不上边的淫秽字眼!越想越无奈,还 是乖乖等时间来决定吧。 小蓝真的是个美女,D罩杯的丰胸,又细又会扭的蛮腰(听说她高中是热舞社的),还有翘臀加长腿,也难怪 每次朋友看到我女友都用美女与野兽来形容。 不过,我后来才知道……这个形容词不能用来对照我们,怎么说呢,因为美女跟野兽……好像都是同一个人。 那天她穿着鹅黄色的小可爱,配一件深蓝色的短裤,真的是个美人胚子。为了跟地板上我前天不小心打翻的饮 料渍抗战,小蓝卯尽全力的用力擦着。各位,别说我虐待美女啦,是小蓝真的有洁癖,一丝丝的污垢都不能忍受, 可不是我逼迫她的啊! 我眼光随着她压低的身子,隐隐看到小可爱内的胸罩…不对!噎?没有……胸罩?!……隐约有用眼角闪到一 抹淡粉红色的肌肤,好像真的没有!!!真的假的,我的天使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我不敢置信的瞇紧眼睛后,打 算再仔细的看一次…「阿神……阿神?你在做什么?」原来小蓝早已起身坐到我身旁了,她双脚放在胸前抱着,所 以我也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我想,是我看错了吧。 「喔!没啦!我在想说…露营…应该至少要三到四天吧!所以你决定?」心虚了一下,便胡口乱诌,我哪知道 是几天啊!其实我还蛮想和小蓝一起去的,毕竟可以跟美人女友一起出游跟朋友炫炫耀,也可以抚慰自己一颗吃不 到的心啊! 「我不想去耶,山上蚊虫多,万一被咬伤,我下礼拜的通告就完了。」因为小蓝姣好的身材,常会有一些杂志 请她当「局部模特儿」,就是只拍手的特写或是脚啊、头发之类的。 「说的也是。」小小失望,不过我和她也不是那种时时刻刻都得和女友黏在一起的人,小蓝也是,所以我们的 关系,让我感觉很轻松。 「阿神,你身上什么怪味道啊?」小蓝往我这里靠过来,女性特有的馨香,一股劲的冲到脑门。刚刚幻想她没 穿胸罩时就有一点兴奋了,也微微的感觉到腹部的热流急窜,顶端好像有渗出一点点……现在又更有感觉了,该不 会是被闻到了吧?! 「应该是…我刚刚骑机车回来,外面空气髒啦!我去洗澡!」我二话不说,急忙站起身,快速的冲进浴室,被 发现就窘了。 结果那天,果然是自己在冷水下解决了,每到这时候总觉得自己好可怜,也不是说丑到哪去,怎么会落到禁欲 的下场啊!洗完澡,本来想和小蓝窝在电视机前享受一下情侣的甜蜜时光,谁知道她一溜烟的就闪身到厕所里了。 过了大约十到十五分钟,小蓝脸颊泛红,颈部也有些薄汗。该不会是吃坏肚子吧?我有点紧张。 「阿神,我不太舒服…先回家了。」从她微喘的语气看来,真的不太舒服。 后来,小蓝还体贴的不要我送,因为隔天要去露营了,索性自己骑着小绵羊走了。送走女友后,我便开始准备 明天外出的行李,突然想到今天刚换下来的那件四脚裤是我最喜欢的,穿起来很舒适,今天用手洗应该可以来的及 干吧!走进浴室,里头瀰漫着一股怪味,怎么说呢……很熟悉,可我确信不是「ㄕˇ」味,反倒像做爱做的事时的 那种黏腻味。该不会是我太久没做,连脑子都坏了吧! 没想太多,拿起自己的贴身衣裤,那股味道更浓了,也让我瞭解一件事——被动过手脚了。 一个画面钻进我脑袋里,就是小蓝拿着我的四角裤自慰的模样。靠!下半身马上有反应,拿着自己的裤子DI Y,让我直觉自己是个变态啊!不过,那味道真的……很香、很甜……隔天一大早,我超兴奋的期待她出现。今天 穿着白色T恤配上牛仔短裙,要是以前看到,我可能会觉得她好美,但现下…我似乎瞭解她的「别有居心」了。 「小蓝,我昨天看到柜子下有东西在闪,会不会是你前几天丢的手链啊?」 我丢出陷阱。 「有可能耶!我去看看。」小蓝二话不说,面对着柜子跪下,头贴在地上往里头望。果然,她屁股对着我的方 向,大腿还微开,迷你裙紧贴着屁股,形状看得一清二楚,像个桃子。 「看不到啦,你也过来帮忙嘛。」小蓝催我过去。 通常穿短裙的女生,怎么敢在跪下的时候叫男生到旁边,曝光率可是百分之百啊!我顺着她的意,在她旁边跪 下,趴下和她一起看。我假借搜寻之名,将头移到她的双膝前,故意大喊看到了。她一急着想看,竟然把我的头往 她腿前移,整个胸部压在我头上。我趁机转头,粉红色的小裤裤塞满我的眼。 那是一件有点透明的款式,可以隐约看到她茂密的丛林,还有一两根细毛不乖的窜出,女性阴部特有的气味再 加上视觉还有头上的巨乳,忍不住了,我伸出手放在她大腿上磨蹭。她一警觉,便起身把我推开。 「阿神……你……骗我,我什么也没看到啊!」可能是怕尴尬吧,她也没说破。 「抱歉啦!原来是铜板。」我偷偷将早已藏好的10元硬币拿出。 「时候不早了,你可以先回去了,反正我等等也要出门。」我故意赶她。 「我……你不在,我刚好可以大扫除啦!你快去洗澡,我等等好洗衣服。」 看得出来,她很想留下来呢。 我洗完澡后,故意只穿着一条四角裤走出来,编说忘了拿换洗衣物进去。眼角余光,我瞄到她不时盯着我的鼠 蹊部看。 整理好东西,我出门了。也算好10分钟后假借忘了带东西返回房子。 时间到。 直接用钥匙小心的打开门,没听到吸尘器的声音,更没有其他电器在运作,我慢慢走向浴室…没人!有点失望, 但我看到了刚刚脱下的内裤不在洗衣槽里,心脏跳动得更快了。 我举步走向房间,门微合但没关,这时我也听到了令人酥麻的轻吟声。我看向里头,小蓝躺在我床上,腿大开, 牛仔裙已卷到腰上,上身的衣服掉在床下,一只嫩乳也暴露在空气中,最上端的一点,因为刺激变得很硬。 她一手抓着我的四角裤放在鼻子上嗅着,一手则往下伸到了她的秘密花园,小裤裤已经脱到大腿一半,在小穴 的对应处,湿亮得很明显,用两只手指头夹住花蒂,一会儿搓揉一会儿拉扯,口里偶尔发出片段的呻吟,小穴也流 出淫液,不住的收缩着。 我在外头看着,小老弟也很有反应,虽然想解放,但更想看看小蓝还会做什么。耐着性子,我继续在门外观看。 接着,我看到她将我的内裤放到嘴里咬着,颇有SM的架式,用手抓出另一只凝乳,我看到差点泄了!她竟然 有乳环!金色和红色相交,是一个爱心形状。 天啊,她竟然会穿乳环,我真的有吓到,她该不会其实早就不是处女了吧?! 虽然现在要遇到处女实在很难,我也没处女情节,但本想说这清纯女必定是要让我破处,害我开心的不得了, 现在心里真有点不平。 她用力的揉捏乳房,手的动作也更快了,因为嘴里咬着东西,叫不出声,但紧绷的下肢显露她心情,床随着她 的摇动,发出刺耳的声响,紧接着,她腹部一阵抽动,腰扭动得极剧,「呜!!!」全身紧绷至极限…然后室内又 恢复平静,除了她的喘息声。 此时我很挣扎,是要进去拉她一同欢乐,还是装作不知道默默离开?毕竟这样的「开场」对男女朋友来说,似 乎有点不对劲。就在我还在思考时,小蓝又有动作了,她跪起身把早已湿濡的内裤脱下,这时我还来不及反应,她 完全没插入就高潮了的事实! 她吐出我的四角裤,并将之穿上,两手由裤缘穿进,那画面……该死的像极我在替自己解决的样子!因为穿着 我的四角裤,我完全看不到她的动作,但这时候,我已经下了决定…… 「蓝,原来你这么想我……」我从她身后抱住她,一手环着腰,一手揉着她的奶子。我感觉到她身体一颤,乳 尖上的敏感又更挺立了。 「阿神……不是的……啊……」不给她说话的时间,环着腰的手往下探去,和她的小手一起玩弄着花瓣,她直 觉的想撤出,可被我拉住了,我扣住她的手,使她自己继续抚弄小核。我低下头啃咬她的颈子,还不时伸出舌头舔 拭她刚刚高潮后留下的香汗。 「蓝,你想要我的……对不对?」我在她耳边低声说。右手边轻扯她的心形乳环,左手食指则顺着花液插入她 湿滑的小穴。 「啊……好……棒……」小蓝哀吟出声。 我把她正放在床上,脱掉她身上那件四角裤,用刚刚小穴里的汁液抹在奶子上,开始仔细的爱抚她,由肚脐开 始往上摸起,绕着巨乳的边缘滑动,时而轻抠时而重压,就是不碰顶端那红艳的乳头。小蓝开始受不了的挺胸,还 大胆的抓住我的手去揉;由於我膝盖放在她两腿之间,她还会不时用大腿磨蹭我,我也能感觉到她洞口散发的热气。 我还是故意忽略她下身的渴望,以口就乳,像小孩一样吸吮她的胸部,把整个奶子都舔过一次后,整个含住她! 舌头快速的挑逗尖端的乳头,另一边也没让她闲着,用力的挤压、搓揉,勾起乳环吊起她的奶子,直到极限才又将 它压下,冰冷的银环猛陷入燥热的肌肤。双重的刺激,小蓝口已合不起来,嘴里的银丝留下……我的双手开始往下 探索,轻刮大腿内侧后,抚上她的花瓣……随着早已氾滥的花液进入,找到了挺立的小核,肆意的玩弄,淫水流得 更猛了,我顺势用另一手的中指插入她的小穴里,缓缓的抽动。 「嗯!……快……再快一点……」受不了这种像万蚁钻动的酥麻,小蓝一边呻吟,一边哀求我。而她的双手正 握住被我冷落了乳房,五指深陷,把自己的奶子抓得都变形了。 我开始加快手上的速度,也压下头埋在她的私处,狂饮那停不住的汁液。小蓝的水穴收缩得更快,挤出的蜜液 多到淌湿我的下巴;再推进一指,随着快速的抽插,指尖微弯,抠着粉嫩的穴璧,不意外的,小蓝叫床的声音开始 有点近乎嘶吼! 「啊啊……呼……啊……嗯!」在她快到天堂的前一刻,我撤出手指,含着满嘴的淫水,喂进她嘴里,要她尝 尝自己的味道。舌头与她纠缠,不让她有机会吐出来。 我脱下裤子后,抓住她的手,上上下下的开始套弄我已经硬挺的男根,小蓝的手小小暖暖的,修剪成完美角度 的指甲偶尔还会扫到我男性象徵上的青筋,好爽。 「含住我的它,我就满足你。」我让她翻身趴在我的腿间,一边说话还把龟头弹在她泛红的脸颊上。 小蓝二话不说单手握住,上下抽动加旋转,她的香舌从根部轻轻往上舔,经过伞状时,还往内探了一下,我的 腹部一阵颤抖;接着小嘴一张,便把阴茎整个含了进去,男性的前头压迫在她喉咙口,开始吞吐;我往下一看,在 她摆动的空隙中,瞄到她还一边挖着自己的小穴…… 随着她动作,边玩弄我敏感的两个小圆球,肉茎上扬的角度已经到了极限。 我抓起她,把她早已氾滥成灾的小穴对准,手劲一使,粗长没入她体内。 「啊…不要!」小蓝喊出声。 原来,她真的是处女!交合处渗出斑斑血丝,可我现在根本停不住了,虎腰往上一挺,把我的硕大全推进入; 推倒她,将她的细长的双腿架上肩,窄臀深入浅出,每一下都又猛又急。 房间里充满小蓝的娇喘和两人肌肤碰撞发出的「啪啪」声,喔!处女的阴道真的好紧,虽然刚刚的滋润让我进 出得更顺利,可是她那弹性绝佳的玉壶,像吸住我的阴茎,和我的动作反向拉扯着。 突然,我感觉到头两侧的长腿开始用力,水穴内的软嫩也猛然挤压着我的肉茎,「啊……啊啊!!」小蓝攀到 顶端了……花心内累积的淫液全泄了出来,可因为我还没退出,汁液全挤在阴道内。 「喔…好胀……」第一次看到女人被自己的淫液胀到,小蓝用力抓着床巾,还有一点翻白眼,看来是真的很爽。 我停下动作等着她缓和,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得住的,可能是同情心氾滥吧!小蓝毕竟是处女麻!我真是个 体贴的男人…… 「嗯…你……不是去露营……」可能是稍微恢复了,小蓝的脑筋顿时回笼。 听到她这么问,我突然兴起了想恶作剧的心态。 「对啊,阿翔他们应该快到楼下了,不如……你替我去看看吧!」我一把抱起她,因为这个剧烈的动作,阴茎 滑出她的小穴,沿着我走到阳台的的路上洒了一地。 「不!喔…别……」滑出的花液刺激着小蓝的阴道,她好像又有感觉了…… 我放下她,让她双手撑在矮墙上缘,从后面把我的硬挺塞入她的还在抖动的花瓣中,一次贯穿到底。 「快看看啊!阿翔是不是来了!」我还故意撑起她的臀部,让她整个奶子都在空中甩;其实怎么可能有人在哩, 现在可是中午时分,而阿翔啊……早在我打算设陷阱给小蓝跳时,就拒绝他了。 「会被看到,不要……嗯……啊……」虽然小蓝嘴里喊着不要,但嫩穴却把我的肉茎夹得更紧了,叫声也不节 制的越喊越淫乱。 我家在5楼,正是那种和地面的人保持「完美距离」的高度,不会被看到脸蛋,可在做的事可是清清楚楚呢。 我下身继续快速摆动,因为水穴里满满都是小蓝分泌的淫水,每一次插入,都把花迳深处的花液挤出;小蓝口 中的液体来不及吞嚥,往下流形成了一条条银丝。我顺着往下看,楼底下正好有个打算去出买外食的上班族,是个 男人。我吓到!没想到真的有人在,因为这时我还没发现自己有这种嗜好,赶紧转身进入房里。 接着在地上干了起来,可能是刚刚的刺激,我开始更用力插入,手还放到她的会阴处用不轻亦不重的力道按压, 果然奏效,小蓝腹部收紧,而我臀部进入的幅度开始便大,有时还会整根棒子都滑出来,再刺入更深处,狂顶、压 迫、冲撞小蓝的子宫口,她开始受不了的全身痉挛,伸手去碰我们的交合处,疯狂的刺激自己的阴核。 终於在释放出所有精力后,舒爽而晕了过去。而我在一阵激烈的抽送后,也忍不住把滚烫的白浊全激射到她深 处的花床上……「註:「会阴」为菊口和小穴间的那段肌肤。」 只有这次,女友隔天翘了一堂课,因为睡过头。除此之外,异常精力旺盛的她,从来没有被我害到迟到过…唉 …… 过了一些时间,小蓝才告诉我,她是来找我才会故意穿得比较暴露,而那次没穿胸罩也是真的,是为了让我兴 奋,才会在内裤上沾染上味道……听到这谁受得了啊!当然是又在床上惩罚她噜! 后来,我才发现自己也有暴露女友的渴望,常常会在阳台或窗户边做,本来只是想满足自己的欲望,但没想到 每次有「这种戏码」时,小蓝总会多泄几次,看来这不只是我个人的偏好呢! 而这个刺激活动,竟也为我们的未来,埋下了更火辣种子……【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