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燕子飞雪被奸【完】

燕子飞雪被奸【完】

下班后,工商局的老王约他去吃饭,是几个企业领导请客,他去略坐了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告辞离开了。车子开到他在文秀小区买的一栋楼房前停下,他吩咐司机回去,叫他明早来这接自已,然后走到楼门前,女军官燕飞雪已经站在门前等候多时了。

也许是夜风有些凉,她的脸色有点苍白,看到陈局长走过来,脸上挂着楚楚可怜的笑容。

陈三寒喧几句,请她进室内坐了,又给她沏了杯咖啡,端了盘水果来,便坐下注视着她,不说话。

燕飞雪在他灼灼的目光注视下,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手足无措起来。陈三哈哈一笑,打趣地说:“你是我见过的长得最漂亮的女军官,像你这样的当个电影明星也绝对够资格呀。”

燕飞雪的脸更红了,轻轻的笑笑,嘤嘤细语:“今天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我的事您看有什么好办法没有?需要上下打点的地方您尽管说。”

陈三说:“这些事都不成问题,白天工作太忙,没有仔细听你的情况,现在你再详细介绍一下吧,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安排。”

燕飞雪腼腆地一笑,伸手挽了挽鬓角的秀发,开始介绍自己的情况。

陈三一边装作仔细地听着,一边借着递水果的机会坐得更近了。手臂挨着手臂,大腿挨着大腿,感受着肌肤的弹性和热力。虽然感觉局长有些过于热情,可是有求于人的女军官却不好把反感表现得太明显,以免触怒他,当她婉婉而谈,介绍完自己的情况后,陈三点点头说:“按道理说,像你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在市里落户的,不过……”,他盯着燕飞雪的俏脸得意地笑道:“事在人为嘛,如果有得力的人帮忙,还是不成问题的。”

燕飞雪妩媚地一笑,低声说:“您就是大人物嘛,如果您肯帮忙,那一定成的。”

陈三嘿地一笑,说:“我也不能为所欲为嘛”,说着他的手已经轻轻挽在燕飞雪的腰上,她的腰果然盈盈一握,陈三明显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可是一时却不敢挣扎。

陈三的嘴贴近了她的耳垂,说:“如果叫人说我过于跋扈,就不好了嘛,你这件事我是能办,可是我办还是不办,燕小姐,那可要看你的意思了”。

燕飞雪脸红心跳,低声下气地说:“陈局长,我的难处,您是知道的,如果您能帮我这个忙,大恩大德,我一辈子都不会忘”,陈三摇摇头,说:“不用一辈子,一夜,就可以了。”

燕飞雪涨红了脸猛然站起来,因为受到从未有过的屈辱,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眼中隐隐闪动泪光,说:“陈局长…您…我…还没有结婚……这……我绝对不会的……绝对不行……”

陈三沉下了脸,阴阴一笑,说:“你自已想清楚,你是个漂亮姑娘,你的男朋友一定很英俊潇洒吧?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只能天各一方,劳燕分飞了!你好好想想吧"。

“我不能答应你……这不行……陈局长……既然您不肯帮我,那……那我也不勉强了……我先走了……”

燕飞雪红着脸走到门口,刚想开门。

“别动!”陈三厉声喝道:“再走一步,老子崩了你!”

燕飞雪惊恐的回过头,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她。

“别她妈的给脸不要脸,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老子想肏的女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得了的!过来!”

燕飞雪呆在那里没有动。

“呯”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燕飞雪的耳边飞过,打在了卧室的门上。

“妈的,再不听话,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你不让老子高兴,你死了也不算完,你的家人还有你的男朋友……”

陈三恶狠狠的说着,手里做着射击的动作。

燕飞雪吓坏了,她相信面前这个大权在握又凶狠残暴的男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不答应他,不但自己会死在这,恐怕真的象他说的那样,自己的家人和男朋友都会遭到他的毒手……”

燕飞雪不敢再想下去,她心乱如麻,梦游似的走回到陈三的面前,被陈三一把就搂在了怀里。

“啊!放开我!”燕飞雪刚挣扎了一下,硬梆梆的枪口已经顶在了她的头上,她再也不敢乱动了。

“老老实实陪我玩玩,你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你就是反抗,老子也一定干了你,到那时候…嘿嘿…我的美女军官…你可就白挨干了,这件事我不办,在本市就不会有人帮你办……”

见燕飞雪身子抖了一下,无力的低下头。陈三知道自己的话已经生效。为了安全起见,他用手铐铐住了燕飞雪的双手。

陈三贴在她耳边轻声说:“放心吧,你不说,我不说,永远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你的事我会尽快给你办,一定给你找一个好单位,怎么样?”说着,一只手搂住她紧张的肩膀轻轻抚摸着,另一只手熟练地解开了她军装的钮扣,燕飞雪娇躯一震,猛地惊醒过来,想要反抗,可双手被铐,哪里还反抗得了?只能任凭男人为所欲为的玩弄了。

陈三的手隔着衬衣贴在她的双峰上面,燕飞雪粉面绯红,却没再反抗,只是开始细细的喘息,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快要咬出血来。隔着那一层薄薄的衬衣,男人的手开始缓缓揉弄起来,并将嘴唇贴在她的颈上,亲吻着她的肌肤,燕飞雪浑身一震,闭上了双目。

陈三让女军官侧倒在自己的怀里,右手解开衬衣,顺利的滑进胸罩里面,握着她结实饱满的乳房,来回地抚摸搓揉着,并不时捏捏她的乳头,感觉又软又滑,而燕飞雪双颊似火,浑身瘫软,原本软绵绵的乳房,渐渐发涨变硬,尽管她从心底感到屈辱和难堪,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

不知不觉间,燕飞雪的上衣已被彻底的解开,乳罩也被扯落扔到一边,橄榄绿中映衬着白晰柔嫩的娇躯,还有那高耸挺拔的玉峰,美女军官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男人摧残她的性欲。

陈三的大手不停的在赤祼的双峰上抚摸玩弄,那两团雪白的肉球被揉搓成各种形状,两粒敏感的红葡萄不时被男人的手指捏住轻轻捻捏,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觉令女军官心里一阵发慌。

她的娇躯瘫软着,一条腿搭在地上,陈三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乳房,往下移向小腹,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再一寸寸向下探去,解开了她的腰带,往下拉她的裤子。

“别……不要……嗯……啊……不要……”,她紧张地拉紧裤子,不让男人得逞,但一双明媚的俏眼与陈三恶狠狠的目光相遇,不由心中一颤,挣扎的勇气像见了火的雪狮子,一下子就化了,她的声音愈来愈细,男人却已趁此机会吻住了她的嘴唇。

她紧闭住双唇抗拒,头左右地摇晃着,陈三粗暴地分开她护住裤腰的手,几下子就把她的军裤和里面贴身的三角裤衩连同脚上鞋都剥了下去。

一双丰腴白嫩的大腿,赫然呈露出来,陈三喘着粗气,手掌按在燕飞雪再无遮拦的肉屄上,手心的热力让她全身都颤抖起来,当女人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着脸颊无声的滑落。

陈三趁机用舌头把她的小嘴顶开,她的双唇和香舌也告失守,男人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嗯……嗯……嗯……滋……滋……嗯……”

她投降了,任由男人的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

陈三狂烈的吻着她,一手搓着她的乳房,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的阴部搔弄着,逗引得燕飞雪丰满结实的两条大白腿羞耻地死死夹住男人摸屄玩穴的魔手,不停地绞来绞去,仿佛是不让男人的手深入,又似乎在催促他进去,而淫水从屄里源源不断的流出来,湿了阴毛和沙发,也弄湿了陈三的手指。

燕飞雪俏脸涨得红红的,紧紧闭着双眼,仿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窘态。此刻的美女军官,头发披肩,俏脸绯红,下身赤裸,两条白玉般的大腿时开时合难过的扭动着。挺着一对颤巍巍的大白奶子的上半身半遮在绿军装里,淫态诱人之极。

陈三把燕飞雪按倒在沙发上,粗暴的抓住女军官两条嫩白滑润的粉腿大力向两侧一分,女军官“啊”的发出耻辱的低吟,两条原本紧紧夹在一起的玉腿立刻被擗得大大的张开,大腿根部细嫩的腿肉“突突”直跳,两腿之间芳草丛生的私密桃源已然纤毫毕现的展现在男人面前。鼓胀肥美被玩儿得不停向外流水吐汁的处女肉屄简直就象一个熟透了的大水蜜桃一样,说不出的鲜嫩诱人,刺激得男人胯下的鸡巴瞬时硬到了极限,只想立刻就肏进去,好好品尝一下美女军官娇艳无比的肉桃子嫩屄。

“欠肏的贱屄,鸡巴还没插进去就她妈的浪成这样。”

男人狂笑着,把仰卧在沙发上的女军官的两条大白腿架在肩上,握住怒挺的大鸡巴,对准姑娘湿热的肉屄狠狠地插了进去,大鸡巴毫不费力地肏破处女膜,尽根没脑地一插到底!

燕飞雪感到自己的下体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火辣辣的疼痛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

她的屁股要往后缩,陈三的双手立刻死死地抱住了她的屁股,使她无法逃脱,接着就是一阵紧过一阵地在她的处女嫩屄里重重地抽插起来!

大鸡巴插在女军官那紧密柔嫩的处女屄里,是那么的舒服,陈三兴奋得飘飘欲仙,他感到女军官窄紧的肉屄死死包裹住自己的鸡巴,加上她突然地挣扎反抗,丰满的屁股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他的快感,他死死地抱住燕飞雪竭力挣扎摇摆着的饱满柔软的大屁股,奋力地抽插奸淫着,在少女丰满赤裸的身体上大肆发泄着兽欲。

端庄妩媚的女军官几乎是毫无反抗能力地任凭男人狂暴粗鲁地肏着她刚被开苞的处女嫩屄,软软的沙发上她娇嫩丰满的肉体被插得陷下去又弹上来,一对饱满的乳房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不停。

处女的鲜血顺着女军官雪白的大腿流淌下来……“大美女,你的男朋友也不行呀,自己女朋友的处女屄还要等着别人来开苞!”

陈三下流的挑逗,使女军官浑身打了下激灵,“自己的男朋友那么渴望得到却没能得到的东西,却被面前这个男人,仅用几分钟的时间,几乎是不费一点力气就夺走了……”

一种被人家征服的屈辱感深深的刺激着女军官的心灵。

“上午还在男朋友的家里和他拥抱接吻,答应很快就和他结婚,可没想到晚上就和另外的男人性交了!自己处女的阴道居然这么轻易的就叫人家给插了进去,好象今天晚上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人家干似的……”

陈三继续大力地冲刺着身下丰盈动人的肉体。燕飞雪紧闭着双目,像个死人似的任由他肆意糟蹋,只是由于他急促的撞击,发出“嗯嗯”的喘气声。

陈三心中不爽,他当然不会玩一次就放弃这到手的美味,他有信心摧残她的尊严和贞操后,让她乖乖地对自己俯首贴耳,所以并不着急。

男人起身坐在沙发上,拉起燕飞雪让她坐在自己的跨上,燕飞雪见事已至此,只想快快结束这场噩梦,羞中带怯地站起来,任由他拉着分开丰满的大腿,坐在他的鸡巴上,两个人重新连成了一体。

知道女军官再也不会反抗了,陈三把她的手铐打开,燕飞雪上身还穿着军装,白嫩的乳房在军装的掩映下跳跃着,陈三一挺一挺地向上攻击,双手环抱着燕飞雪丰盈肥嫩的屁股,燕飞雪怕躺后跌倒,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男人的脖子,她一双雪白的大腿垂在地上,摇摆着纤细的腰肢,半闭着美丽的眼睛发出哀婉淫荡的呻吟。

这样干了一会,陈三让姑娘跪趴在沙发上,燕飞雪不敢违抗,红着脸,怯怯的爬上沙发,俯下身子,撅起白嫩丰满,浑圆隆翘的肥臀。

她肯定从来没有这样爬行过,动作生硬笨拙,臀部小心地扭动着,仿佛生怕被男人看清夹在两瓣玉臀之间的肉屄和小屁眼,垂下的军装下摆遮住了上半边屁股,反衬的肌肤更显白腻晶莹。因为这样羞人的举止,她的脸蛋儿一下子烧的通红,就像是黄昏的晚霞般俏丽迷人。

望着跪伏在沙发上的美女军官,只见她浑圆肥美的大白屁股高高的撅在空中,黝黑浓密的阴毛沿着阴户一直延伸到了幽门,在灯光的照耀下看上去黑乎乎的一片。两瓣肥臀之间夹着的丰满鼓涨的水蜜桃子肉屄和菊花蕾状的小屁眼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

看得陈三欲火大炽,鸡巴急剧的膨胀。他再也按捺不住,倏地伸手扯住姑娘的秀发,使她美丽的螓首高高地向后仰起,娇美可爱的脸颊顿时充满了羞涩和无助。男人抚摸着燕飞雪大白屁股上的粉嫩肌肤,享受着女性身体特有的馨香和光滑,燕飞雪无可奈何的扭动着屁股,忽然,那坚硬火热的大肉棒子,箭一样刺进了她娇嫩的屁眼,正中白圆满月般臀部的中心。

“啊…不要啊…唔唔…不要啊…这里不行呀…啊……”,女军官使劲向前爬,试图逃出男人的侵袭,可她的双膝每挪出两下,就被陈三握着她的双胯拖了回来,反而更刺激了男人的性欲。

如是者几次,高贵美丽的女军官再也无力挣扎,她乖乖地跪伏在沙发上,高高昂起她粉嫩的圆臀,柔若无骨地承受着男人粗暴野蛮的攻击。男人的大鸡巴“扑哧扑哧”地插进拔出,在年轻女军官的肛门里寻求着至高的快感,燕飞雪微张着小嘴,满脸的痛苦不堪,秀气的眉目之间,满是哀怨乞怜的神情。

陈三双手抱着燕飞雪堪盈一握的小蛮腰,阳具像打桩机一样在少女紧窄柔嫩的洞穴中快速地抽插着。

“啊…啊…啊…停下呀…啊…啊…不要…不行了…啊…呜…喔…啊…”

女军官的哀求和呻吟声越来越大,她的肥臀左右摇摆,像是要摆脱肉棒猛烈的抽插。但她的屁股扭得越厉害,换来的反而是更加猛烈的攻击。

陈三越干越爽,越干越兴奋,他将姑娘丰满撩人的身子向后一拉,整个娇躯都吊在自己的上身,双手托住她的大腿,粗大的肉棒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挺到直肠最深处,直插得燕飞雪的小屁眼又红又肿,已经涨到了最大限度。火辣辣的大鸡巴把小肉洞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的空隙。

“求求你…轻一点…我受不了了…啊…屁眼儿要被你…被你干烂了…啊…轻一点…不要…啊…不要啦…呜…呜…求你干前面吧…”

“哈哈,开口求饶了吧?求我什么?”男人以一种征服者的口吻问道。

“求求你…干我的前面…干我的前面吧…”燕飞雪哀求道。

“什么?老子听不明白。”陈三继续大力奸淫着屈服在自己胯下的女人的屁眼。

“…啊…我不行了…屁眼要被你肏烂了…求求你…陈局长…肏我的前面…肏屄吧……”

在女军官的哀求声中,男人突然把鸡巴从她的屁眼里拔出来,“扑哧”一声插进了她的屄里。

“既然大美人儿这么渴望让我肏屄,今天老子就成全你。”男人得意的说着,大鸡巴在姑娘的屄里狠狠的抽插起来,粗大的鸡巴被肉唇包得紧紧的,一进一出间,两片肥嫩的大阴唇被干得一张一合,发出“咕叽、咕叽”的肏屄声,泛滥的淫液很快便把鸡巴弄得湿淋淋的。

“啊…唷…啊…嗯嗯嗯…嗯嗯嗯…”

燕飞雪发出了无意识的吟唱。

“肏屄舒服还是肏屁眼儿舒服?”男人淫邪的问。

“…肏屄舒服…局长的大鸡巴又粗又长…又硬…我的小屁眼实在是吃不消…啊…”女军官服软的说道。

“刚才不是还她妈的装淑女呢吗?怎么,现在不装了?”

“不…不敢了…不敢装了…”

“你妈了屄的,白天老子看见你第一眼时鸡巴就硬了,真她妈的想当时就剥光了你,把鸡巴插进你的骚屄里打上一炮。”说着,狠狠的把大鸡巴肏进姑娘的肉屄深处,干得她“啊”的一声娇呼。

“…啊…求你…轻一点…你现在不是…不是已经…”女军官娇喘吁吁的哀求道。

“已经怎么了?”男人问。

“…已经达到目的了…”

“达到什么目的了?”

…………“说,你妈了屄的,是不是想让老子肏你的屁眼啊?”男人低声怒喝道。

“…已经把我给剥光了…把你的大硬鸡巴插到了我的骚屄里…随意的肏我…干我…就连我的屁眼也被你…被你的大鸡巴肏开了…”,燕飞雪羞辱的说道。

“今天晚上,夹着一个水蜜桃子一样的处女嫩屄到这儿来,是不是让老子开苞的?”男人得意的问,同时鸡巴在姑娘的屄里不紧不慢一下一下的抽送着。

“是…是…今天晚上来…就是让局长给我的处女屄开苞的…我的处女屄就是给局长肏的…给局长插的…”

为了取悦陈三,美女军官不得不强忍着屈辱,微闭着媚目,暂时放任自已的放纵和淫荡,高声叫喊着令男人兴奋的淫词浪语。

这种平时想都未曾想过的话一旦说出口,顿时产生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屈辱的内心使女人的肉体变得更加的敏感,在男人疯狂的进攻下,女军官被肏得欲死欲活,呻吟声似在哭泣一般。她忘形的浪叫着,雪白的大屁股无意识的拼命的向后迎送着男人的抽插奸淫。

终于,当女人被送到性爱的巅峰时,男人也舒服的爽射出来。

“真她妈的舒服!”陈三靠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搂着燕飞雪的裸体抚摸玩弄着,第一次和男人性交就被干得达到高潮的女军官象只小猫一样温顺的伏在男人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一会,性欲旺盛的陈三又冲动起来,他拽着姑娘的头发把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胯前。

“给老子啯两口,啯硬了再打一炮。”男人命令道。

眼见这根刚才把自己干得死去活来的大肉棒子此刻软软的垂在男人胯间,燕飞雪又羞又怕,稍一迟疑,陈三揪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按,低声喝道:“快点!”

燕飞雪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不敢再犹豫,轻启珠唇,把鸡巴慢慢含进嘴里。接着,在男人不断的催促、指导下,温柔的吮吸吞吐起来。

美女军官跪伏在长条沙发上,上身穿着绿色的军装,雪白的大屁股高高撅着,嘴里含着男人那根逐渐硬起来的大鸡巴努力的上下起伏着头颅。陈三微闭双目,左手交替握住她胸前垂吊下来的两只大白奶子,随意的揉搓抚弄。右手则按在女人雪白丰满的屁股上,手指在她的屁眼和肉屄上摸玩着,不时把手指插进姑娘的屄里和屁眼里轻轻抽送。

“唔…唔…”,燕飞雪难过的扭动着屁股,“别她妈的乱动!”,男人侵入在她的屄里和屁眼里的手指狠狠地插了几下。“啊…嗯…”,女军官被插得直叫唤,不敢再乱动,乖乖的撅着屁股任凭男人同时享用着自己身体的三个腔道。

插在姑娘嘴里的鸡巴很快就舒服得硬挺起来,燕飞雪偷眼看到男人舒爽满意的表情,更加丝毫也不敢迟缓的继续快速上下起伏着头颅,用小嘴套撸着那根比直耸立在男人胯间的大硬鸡巴。女军官柔嫩的红唇温柔紧密的包裹着男人那根春情勃发的大鸡巴,随着她越来越熟练的口交动作,粗硬的肉棒子在她那张性感迷人的小嘴里快速的进进出出,沾满唾液闪闪发光的大鸡巴被女人的小嘴撸得更加的粗壮胀大,似乎随时都可能喷射一般。

“爽,真鸡巴爽!”,陈三推开伏在胯下为自己尽心尽力啯鸡巴的燕飞雪,他现在还不想射在女人的嘴里,指了指前面的茶几命令道:“把衣服都脱了,爬到上面去!”

燕飞雪知道陈三又要干自己了,她不敢违抗,只得顺服地把身上仅存的军装上衣脱了下去,然后,象只被剥光了的小母狗一样赤条条地跪爬到沙发前面的玻璃茶几上。

玻璃茶几又凉又硬,把姑娘的膝盖硌得生疼,但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美女军官却是一动也不敢动的撅着屁股跪伏在上面,摆着极其淫荡下贱的姿势等着男人随时过来奸淫享用。

看着被自己整治得如此驯服的美女军官,陈三好不得意。他挺着充分勃起的大鸡巴来到燕飞雪身后,用鸡巴“啪啪”的抽打着女人雪白的肉臀。燕飞雪低声呻吟着,知趣的轻轻扭动着白花花的大肉屁股,努力地把屁股撅得更高,更方便男人从后面插入。突然,陈三的下身向前猛然一挺,随着女军官“啊”的一声低呼,大硬鸡巴一下子就全根插进了女军官的屄里!

男人已经开始了疯狂的抽送。时间不大,就把燕飞雪的肉屄肏得淫水四溅,“咕叽、扑哧”的肏屄声和女人越来越大的呻吟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清晰。在明亮的灯光下,雪白的墙壁上映出一副十分淫邪的影子。

当女人被干得欲仙欲死、快感如潮时,陈三却突然把鸡巴从她的屄里抽了出来,然后迅不及防地插进了她窄紧的小屁眼里。

“啊!…别…不要啊…求你…”

在女军官的哀求声中,男人肆无忌惮的奸插抽送起来。

女人的直肠紧勒着鸡巴,火热的鸡巴每次抽动都紧密磨擦着肉壁,让女军官发出“唔唔…唔唔…”的呻吟声。陈三低头看着自已乌黑粗壮的鸡巴在女人浑圆白嫩的屁股中间那娇小细嫩的肛门内任意进出,而这位高贵美丽、端庄优雅的美女军官却只有乖乖的被肏的份儿,真的是太爽啦!

燕飞雪无助地承受着男人的狂风暴雨,终于开始大声地呻吟出来:“…啊啊…唉唉…啊啊…啊…我屁股快裂掉了啦…疼死我了…不能再干了呀…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

“求我,求我啊,求我肏你,求我快些射出来,射进你屁眼儿里!”,陈三得意地命令道。

同时他的鸡巴越干越兴奋,猛烈的抽插,飞快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右手开始在女军官白晰的屁股上大力抽打起来,“啪!啪!啪!”,白嫩的屁股出现了红色的掌印,听着这淫糜的声音,陈三更加兴奋,尽情地侮辱着这难得的美人。

“啊…啊…”燕飞雪痛苦的哼着,不止是身体的,更多是心灵的折磨,她现在只想快些结束,快些逃离。

“唔唔…啊啊啊…”她的呼吸断断续续,有大颗的汗珠从身上流下来。

“啊…唔…”她不断的呻吟。粗大的鸡巴好像烧红的铁棒一样插在肛门里。

“啊…”她终于忍受着屈辱,配合地呻吟:“求你…求你…肏我…肏我吧,肏我的……我的身体,快些给我吧,啊……我受不了啦……”

陈三用尽全力加紧干着,在剧痛中的女军官无助地哀求着:“啊啊…啊啊…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快…给我……射给我……”。

可是陈三的鸡巴还是继续奋勇地冲刺着,女军官除了呻吟哀求之外,毫无反抗之力,只能把头埋在双肘之间,昏死了一般任凭男人奸插。

陈三的鸡巴在她又紧又窄又热的肛道内反复抽送,快意渐渐涌上来。

他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拍着女军官的丰臀,吼道:“快,求我射进你的屁眼儿,快,快……”

燕飞雪感觉到肛门内的阴茎更加粗大,间或有跳跃的情形出现,为了尽快结束这屈辱的场面,不得不提起精神,抬起头,张开红润的小嘴,喊起来:“求你……陈局长……好……好人……我的好哥哥……肏我…大鸡巴……大鸡巴射给我…射进我的屁眼里……我好需要……啊……不行了……好胀……好粗的大鸡巴……快……给我……啊……你太强了……啊…”

燕飞雪肉体的诚实反映更使她的心底产生了极度的羞耻和罪恶感,她感到对不起深深爱着自己的男朋友,可是同时,她已不由自主地陷了进去,无法自拔,一种绝望的念头迫使她努力使自已忘却目前的处境陈三很快就在燕飞雪的浪叫声中达到了高潮,他下意识的紧紧向后拉住她的双胯,鸡巴深深的插入屁眼的尽头,龟头一缩一放,马眼马上对着直肠吐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被他的激射所刺激,燕飞雪的屁股也猛地绷紧了,随着陈三的喷射,紧蹙秀眉的美丽面庞,也随之一展,当陈三放开她丰腴的肉体时,她整个人都像被抽去了骨头似的,软软地瘫在了沙发上。只见赤裸微微抖动着的肥嫩的大屁股上,红肿的肛口一时无法闭合,张开圆珠笔大的一个洞,一股乳白色的黏液正从屁眼里缓缓流了出来,仿佛诉说着它刚刚遭受的摧残。

陈三满足地抚摸着她嫩滑的香臀,燕飞雪仿佛整个人都已失去了自我意识,呆呆地任他抚弄着。

“我的大美女军官,挨肏的滋味不错吧?今晚老子给你开了苞,以后你和你老公洞房花烛肏屄的时候,你就不会有痛苦的感觉了……怎么样……啊,哈哈哈……”男人得意的羞辱着她。

燕飞雪苍白的脸颊上泛起一丝红晕,她紧紧咬着下唇,明知在此时提出来会更加使自已的尊严受到伤害,还是鼓起勇气,恨恨地说:“你答应我的事?”

陈三怡然一笑,说:“我的美人,你放心吧,我陈三是个守信的人,你的事我答应了就一定会办,不过,你要随叫随到,知道吗?”

燕飞雪狠狠地盯视着他。

陈三毫不在意地坦然说道:“今天你的表现可不够好,不过头一次我可以原谅你,你要想清楚,不要自已把事搞砸了,下次,我叫你来时,你要充分地配合我,顺从我,不然,就不用来了。”

燕飞雪哆嗦着嘴唇,匆匆地穿好衣服,只想快些离开这个魔鬼,他所说的话虽然听在耳朵里,但此时她已心乱如麻,无瑕细细思量了。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