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极乐 二

极乐 二

撑着下巴看我,眼光里闪烁着什么我不明白的涵义:「你以前……有尝试过自己灌肠吗?」

我摇头。

「回答我!」他的主人气势端了出来,让我顿时从内心颤栗了起来。

「没有过,主人。只是以前便秘时使用过开塞露。」

「可是你喜欢它?」他问我,「你在七天的记录里告诉过我,你喜欢它。为什么呢?」

我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我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吧。换一个问题,你喜欢它的哪个部分?或者喜欢它的全部?」

「一定要讲吗?」我小声问他。

「当然。」我很喜欢他现在说话的样子,高傲又优雅,让我仆伏在他的脚下,我完全心甘情愿。

「我喜欢……」这些话实在是难以启齿的,我很难堪,而他显然在享受我的难堪,我也是。「我喜欢,充满了一肚子的水,好像一个孕妇一样行走不便,然后插上肛门塞,一直那个,咳……」

「继续说!」他命令我。

「一直被你强迫着爬行,很艰难那种,接着帮你口交……」我豁出去了,闭起眼睛一骨脑说完,「怎么哀求你都不理睬我!最后很屈辱地在你面前排出大便!」
最后一句简直是吼出来的,浑身都开始躁热,绷得紧紧的。

他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不是嘲笑那种,是很得意的。「果然不出所料。乐乐,你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呢。」

「啊?是、是吗?」

「是呢。」他渐渐不笑了,低头看着我,深幽的双眼静静的注视着我,「过来。」他伸出手,命令我。

于是,我爬到他的脚边,伸手牵住他的手,他的面孔一瞬间变得柔软,不是我的错觉,我的心里也在那样轻微的动作中变得柔软而安定。

他朝我微笑:「亲爱的,记得刚刚教你的马奴的动作吗?按照那个姿势爬好。」
恶魔!我彻底从他温柔的假象中清醒过来。不情愿,其实又十分期待的,艰难的爬成刚刚的姿势。

「屁股对着我。」我以他的话转身。「往上靠过来,你这么低我怎么看得到你的姓花?」他暧昧地笑着。我差点吐出来,还姓花啊?

我艰难的朝上面顶,一直到四肢都发麻了才好不容易满足了他的要求。
他满意的拍拍我的屁股:「你等等。」

还等等?我快死了老大!

他从客厅拿进一个塑料袋,打开,里面是一直注射葡萄糖用的粗镇筒,一条胶管,还有肛门塞和润滑剂。

接着他把烧好的开水中撒上少许的盐,不过我觉得他是很有分寸的,因为那个盐分量很符合生理盐水的比例。

然后,他在慢悠悠走过来,换了一张矮凳子,坐在旁边。抓住我的腰,把我的屁股夹到他双腿中间。

36

他的指头在我的肛门周围轻轻地摩擦着,一点一点,好像蚂蚁在那里爬一样,酥软的厉害。我忍不住颤抖,想要自己用手用力的抚慰。然而伸出去的手被他抓住了。

「舒服吗?」他问我。

「唔……」我使劲挣脱着,「别那样摸……好难受……」真的好难受,两条腿都要跳起来了,又酥又痒,又抓不到重点。

「是吗?」他悠闲的打着圈,好像在聆听优美的乐曲,「真的吗?」

「真的啦……」我拜低姿态,「别这样了,求求你,主人。别这样。」然后还扭着屁股在他大腿上蹭了两蹭,他的手劲顿时加重,一下子抠到我肉里。我惊叫:「你轻点儿啊!」

「谁叫你诱惑我的?」他轻笑,手指抽走了一会儿,我有点儿遗憾,还有点儿回味。然而很快的,那只灵巧的手指又凑了过来,上面已经涂好了足够多的润滑剂。它好像有自己的生命和个性一样,在我的肛门周围揉了揉,这次很快地也相当迅速地,捅进了我的肛门。

「放松,亲爱的。」他的手指恶劣的在我的肛门里,尽其可能的玩弄着各种姿势。

我浑身都僵硬了。是人都不会在被人在体内作弄的时候放松吧?

「放松放松!」他另外一只手开始拍打我的屁股,但是显然成效不大。他想了想,低头在我耳边性感的威胁:「再不放松我就这么上了你。到时候就算你不放松你也是松的了。」相当下流的话被他说出来无疑于一剂催情药,我被他刺激的满脸血红,而阴茎则是相当有精神的立即抬头了。

「算了。」他勉强满意了我的松弛程度,「下次再这样我可不饶你。」伸出手指去的那瞬间,我清楚地感觉到空气钻入肠内的凉意。

我松了口气。

「你以为就这么完啦?」他嘲笑地问我。

我扭头去看他,就看到他手里的大注射器,才想起来今天是要灌肠的。
「怎么了?」他抽了整整一注射器水,在上面套上橡胶管,再在管子上套上尖嘴,试了一下,不漏水。

「这么大的注射器……」我看着那注射器,「是不是给猪用的?」

他抬手就给我一个暴栗:「你才是猪!这是注射葡萄糖的!」

「哦。」

「紧张啊?你一紧张就话不多了。」他笑了起来。

「嗯……有点。」我真是有点紧张,特别是他把那尖嘴插入我的肛门,一直通进来到直肠,浑身都绷直了。

「我一直都比较喜欢自己动手灌水。用吊起来的那种,利用大气压原理的罐子,灌起来我没感觉。似乎不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说是不是?」他问我,手已经开始推动针管,有稍微温热的水的感觉一下子涌了进来,但是又很强硬的,挤着,一直往我的肚子里挤去,然后因为水和我的体温的不相同,我竟然可以感觉到它滋润之后我的大肠小肠的位置,很奇怪。「我这样的推进去,你要一点一滴的感觉。」他说着,「每一滴水的感觉,流过你的身体的感觉,还有谁赋予你这种感觉的感觉。」

我无暇回应他,这种感觉让我不感觉都难啊。

「你的一切都属于我。」他手里的水流依然很缓慢,但是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包括我赐予你的这些体验,都是我的恩惠。这个想法让我很兴奋。你呢?」
水似乎开始多了起来,我的肚子又些肿胀了,我紧张起来,轻微的回答:「嗯……」

「说话!」他拍打我的屁股。

「不要打不要打!」我叫起来,「会破的。」

他哈哈大笑:「怎么可能?」然后去摸我已经有一个弧度的肚子,「乐乐,原来你是有肚腩的?这样子可不好。」

「我没有!是水……水……」我一动也不敢动,生害怕一动肚子上就开出一个洞来,「明明是水。」浑身已经冒出一层层的冷汗。

他继续笑着,在我耳边说话:「你知道我要灌进去多少水呢?」

「我、我不知道,主人。」

「一升半。」他愉快地回答我。

一升半???

我差点昏过去。会死人的啊!!!

「不懂什么是一升半吗?一升半就是一千五百毫升,也就是你平时买的四块钱的大可乐那么多。」

我吐血!

那是很多好不好?!

「你确定我不会撑死?」我问他。

「那当然了?」他摸着我的肚子,已经比较的显出圆滚滚的样子来了,「我还等着你给我生个孩子出来呢。」

37

吐血。还生孩子呢。

「怎么,不满意啊?」他问我,「你自己不是想当孕妇吗?」

我的脸涨得通红,混蛋!你难道不知道想象和事实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吗?
肚子鼓涨起来了,真的有了三个月孕妇肚子的大小。感觉他准备抽走那根管子,他说:「准备好了没?还没完呢,别漏出来。」肚子里面一直在哗啦哗啦响,又听到他这么说,突然觉得自己很委屈,就这么突兀的一下子哭了出来,爬在地上,翘着屁股,小声哭了起来,眼泪就好像开了水龙头的一样,止也止不住。
他吓了一跳:「怎么了?乐乐,不舒服还是怎么的?肚子痛吗?是不是我那儿做过头了?」

我摇头,继续哭。

他看我半天,又去逗弄我的阴茎,终于明白我只是发发神经,在调教得过程中情绪到了而已。松口气,一巴掌拍在我屁股上,我尖叫了往前爬了两步,那管子一下子就脱落了,肚里的水稍微冒了一点出来,其余的全都被强劲的括约肌包裹在身体里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好像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乐乐,我给你加个肛门塞吧,那样你就不用太辛苦了。」想当温柔……而危险的语气。

「我可不可以说不要?」我泛着泪花问他。

「当然不可以!」他语调轻扬,手里已经拿起肛门塞,中号的——幸亏是中号的,不然我还不死掉?抵在我的肛门上,慢慢的往进旋转着压。

肛门塞都是前后细中间暴粗的家伙,他刚刚塞来一点,我就已经开始剧烈的痛了。我的身体一下子向前挺直,他马上停在了那个位置。

「很痛吗?」他抽出了少许,我松了口气。

「有些痛……」

「唔。」于是他不说话了,只是很温柔的帮我按摩着那个部位,用肛门塞在插入的位置上轻微的来回抽捅,里面的水也有少许流出来,无疑又是一种润滑……
他的呼吸粗重急促了起来,肛门塞的动作也开始加速。直到我的内壁松弛和适应,他才慢慢的往前深入,每痛一次,他都会停下来,如此重复,然而在他尽量抑制的动作中,我知道他应该是有些情不自禁了。

最后的一次用力的顶入,把肛门塞牢牢的固定在了我的体内。在确定不会掉下来之后,他放松下来,转身做回到高脚椅子上。

「乐乐,感觉如何?」

我僵硬地趴在地上,身体里的水被巨大的肛门塞塞住,好像要涨暴了一样。
「我觉得我像茶壶……」没好气地对他说,「灌肠不好玩!一点儿都不好玩!」
「不好玩?那你那根翘起来的东西是什么?」他笑着问我,「爬过来。你刚刚自己要求的。」

我转身,蹒跚的往过爬。因为大着肚子,下肢很难移动,然后上身是根本不敢动。他很有趣的看着我爬过来,眼泪鼻涕流了一大堆。他温柔的帮我擦掉。
他弯腰,去抚摸我挺起的阴茎,「因为爬动你似乎变得更加敏感了。」然后去抚摸我起满了鸡皮疙瘩流着汗的身体。他的手指每到一个地方都引起我的一阵轻颤。我真的变得很敏感,就好像一个身体不适的人,能够察觉出更加深层次的轻微的不同。

当一个人的双眼不能使用,他的触觉将会更加敏锐,当一个人的双腿不能使用,他的思维将更加深入。当一个人的体内被注入这么多的水,他不注意表层的不同,那估计是不可能的。所以,当他抚摸我的时候,那种感觉,比平时更加难耐了千万倍。

他察觉到了我的难耐,于是轻笑:「怎么了?忍不住了?」我的阴茎因为这种难耐在无比的膨胀,如果不是因为保留着那只阴茎环,我一定射了出来。即便是现在,阴茎下的小球都已经开始不安分的收缩,我的双腿还有肚子都在轻颤,为了迎接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性高潮。

「嗯……求求你,主人……请允许我……」我想我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会卑微的请求他。

「不允许。」他果断地拒绝,然而看到我祈求的可怜的目光,摸摸我的头,「还不到时候。相信我,你会得到比现在多得多的快感。」

∩是我现在已经很……

「来吧。」他抓住我的头发,拉扯到自己的裆部,「帮我口交。」他的声音轻柔而缓慢,抓住我头发的手,也并不用力,他所说出的话,就好像,「来吧,爱我吧」,那么的自然而理直气壮。

38

呆呆的看着那个地方。那里已经很明显的出现了一个突起。抬头看他:「你是不是人啊?」

「嗄?」他愣了一下。

「看到我被这么凄惨的虐待你还有感觉,真是禽兽不如的家伙。」

他忍不住笑出来:「我是不是人没关系,只要我会做人就好。快点儿!」我看他一眼,「我没做过耶……怎么帮你……」

「你就照自己想的那样来就好。」他逗了我一句。但是明显的说中了我的心事……

想当初自慰的时候,我也曾经幻想过帮人口交,还不只一次。咳咳。

「来吧,帮我口交。」他又拉住我的头发,轻柔的说。

我真是受不了他……

那声音真轻柔煽情的让人受不了,也不容抗拒。

他是笑着这么说的,却分外的温柔而缓慢,总有什么触动我的心房。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爱上了他吧?

我就在那无法控制的时候,低头亲吻他的胯下。隔着布料,依然感觉他的灼热,他的手在轻轻抚摸我的头。

我拉开他的裤链,用额头蹭了一下,他立即发出不满的声音,我小声笑出来,拉下他的内裤,他勃大精神的阴茎就跳了出来。我在上面小心翼翼的添了一下。
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看到同学接吻,回来跟我们宿舍里的家伙炫耀。当时我就问他:跟女人亲吻不会觉得唾液啊什么的恶心吗?

他说情绪到了就不会。

我也没有觉得难堪,或者恶心。只是觉得如果能够让他快乐,那么我也会快乐。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并不是主人,这个时刻我甚至没有考虑到他是我的主人这个问题——放低姿态,并没有什么丢脸的。

他用膝盖顶顶我的脸:「农夫山泉有点儿甜?」他嘲笑我的发呆。但是我想,如果他知道自己的主人当的这么失败,估计是不会这么轻松的。

我尽量用唾液包裹住他的大家伙,来回缓慢的放在舌头上抽动,用嘴唇咬住牙齿,以防伤害到他的阴茎,舌头抖动着尽量覆盖住所有的位置,让他的阴茎可以感觉到我所有的温暖和湿润。

我很卖力很仔细的抽动着,他抚摸我头的手已经改成紧紧抓住我的头发,稍微用力的拉扯着,我在夕阳的光线中,看到他坐在凳子上的脸,被打上了一层暧昧的红金色,是美丽的颜色,是我爱的颜色。

他很享受。

我很放松,看到他的快乐,所以我快乐,我心甘情愿做着这件事情,做着愿意让他高兴让他快乐的事情。我听见他激情的喘息,跟随着我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动着。

之后,他的下腹一阵颤动,所有的精液都射入了我的嘴里,我咽了下去,在他阻止我之前。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他弯腰,帮我擦去留在嘴角的残留物。我那一瞬间感动的无以加复。

接着听到他说:「难道你还不想去厕所?」

咦?咦咦咦?

我顿时睁大了眼睛,才感觉到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痛苦,绞着肠子的痛苦。刚刚根本太投入了,所以什么都忘记的一干二净。

「我要去厕所。」我说。

他有意思的看着我:「你忘记我是谁啦?」

我快痛死了好不好?肛门塞让我肚子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找不到发泄口,我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请求您让我去厕所。」

他点点头。

「爬过去。」他在我身后说。

混、混蛋!

我刚想的事情全都喂狗!

我忙不迭的爬到厕所,他还站在我身后。

我回头看他:「很臭的。」

他点头:「我知道。」

「很脏的。」

「我知道。」他继续点头。

那你还不躲开?我咬牙,蹲到厕所上,羞耻感已经掩盖出了痛意。

「你要不要去?」他问我,「不想去,你以后都不要去了。」

我低头,不去看他,闭着眼睛拉开肛门塞,稍微等了一下,肚子咕噜一阵响,身体内的污物哗啦一下子全都排泄了出来。

不管是粪便或者是积累了很久的一些污秽,在我忍耐很久之后,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强烈的快感席卷我的全身,加上刚刚的疼痛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我几乎虚脱一样,蹲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感觉到他在身后抓住我的双臂,把我拖到花洒下面,帮我冲洗下身,接着处理了排泄物。我瘫在那里,松了一口气。

我原来的确并不十分喜欢灌肠。

和原来的想象也不十分吻合。也许是因为我的心境没有进入,我所有怀有的并不是奴隶的心态,而带上了……

「哇——!」我尖叫。

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我,身上压上了一个沉重的东西,就在浴室的地板上。
接着,他的阴茎好像枪头一样把我挑了起来。

然后,他在我身体里毫不留情的抽插了起来。

39

「唔……」他这次做的相当激烈。

激烈到我无法适应,身体里火辣辣的疼着,对比刚才温和的水温,简直是天差地别。我往前挣扎了几下,却被他捏住腰上的肉,又拖了回去。捏那里的肉,很痛的。

「别动。」他在喘息,「我忍了好久了。」下半身的动作没有停止过。
「不要……这样……」我也在喘息,还在拼命的扯他的手臂,「别这样,很痛……」

他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反而更加用力的插入我的肛门,让我几乎感觉到内脏被挤压在一起了。

「不喜欢吗?乐乐?」他问我,咬着我的耳垂,「这样被粗暴的对待,不是你的愿望吗?」

「唔……」我痛得快要哭了起来,但是……他说对了。因为这样粗暴的对待,让我既害怕又渴望,就好像向往火焰的飞蛾,明知道会受到伤害,依然毫不犹豫。
「说实话,乐乐。」他简短地发话。我真不明白,明明五分钟前才帮他口交的……

「唔……」我从被他压得快碎了的胸膛里憋出几个字来,「喜欢……」
「可是你也觉得可悲?」他蹂躏着我的乳头,毫不客气地。

∩悲?

当然可悲,从一开始我这样不正常的存在,就让我可悲。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可悲,也是自我虐待自我满足的一种方式?」他的嘴角似乎有笑意,因为他在咬着我肩膀的肉,似乎都咬出了少许的血。

胡说……

「胡说!」我喊了起来,「我根本没有这么想,我为什么要这么想?难道这样不是更加让我可悲吗?」胸口急速地窒息了起来,那样我就太可怜了。如果真的是那样,连我自己都咬厌恶我自己,不要说是别人。

「你害怕别人知道这样的事情?」

你难道不怕吗?你难道不知道被别人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吗?

「你依然没有改变最根本的心态?」

什么是我最根本的心态?我自问。从一开始,我就在排斥,在鄙视,在厌恶这种不正常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

「为什么要这样呢?」他猛地抬起我,在空中翻了个身,我急促地叫了一声,抓住了他,半跪着靠在他的身上,再然后,被他侧压下去,抬起一条腿,他依然在急促地撞击着。

为什么?我看着空中的某点。想到了被我排斥的父亲。他的错误其实并不严重,我姐姐的错误也不严重,然而我讨厌他们。如果、如果我真的是这样的人,如果他们知道我是变态,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排斥他们,我还有什么理由去斥责他们?别人会怎么看待我,我会成为什么样的异类,我会被社会排斥到什么地步?
「你不是变态。」他突然轻拥住我,亲吻着我的嘴唇,他的汗水让他的嘴唇湿漉漉的,粘粘的吻着我,让我也湿漉漉了……

「嗯唔……」我轻叹,「可是我就算再不愿意还是最终和你在这样的游戏中陷了下去。」

他的动作渐渐急速而快了起来,我知道他终于要泄了,然而他今天并没有戴安全套。

「别在里面……」我刚张口,他一下子就射了出来,整个肠道满是怪恶心的感觉,然而又很舒服,似乎真的被他完全占有。

「我射在里面了。」他低声笑着说。用手拂开挡在我面前的湿了的头发。我看他一眼,不由自主地也笑了。

「我如果得了爱滋你就陪我一起死。」

他亲亲我的嘴唇,很赞同的点头:「那是当然。」

「说真的?」

「你放心吧,我已经去医院查过了,我是安全的。」他拍拍自己的胸膛,说出来的话很像安全套的广告。

「那你就不怕我?」

「你?」他抚摸着我被束缚着的勃起的阴茎,拉下阴茎环,宛如情人一般的抚摸着它,让它释放。「你不会有机会的。」

「嗯?」我的眼前发花,还在快乐的顶峰徘徊。

「我不会允许我的奴隶和别的脏东西混在一起。」

「那要是我混了呢?」我问他,「你会怎么着我?不要我了?」

他轻声笑:「我会用硫酸给你洗澡,然后砍了那家伙的手脚,拖到乱坟岗埋掉。」

「神经!硫酸洗了,我还有什么用?」

他紧紧抱我一下:「我说有用就是有用。」

我叹气。

说来说去我都是他奴隶。真是没意思。

早知道单恋是很苦的,没想到这么让人难过……早知道我就不单恋他了。
「还有一件事情。」他摇摇我。

「什么事情,我亲爱的主人?」我没精打采的看他。

他看我一眼,别过头,然后再回头,深深地看我:「我喜欢你。」

嘎?!

我目瞪口呆,下巴歪到浴室的地上去了。

拍拍自己的脸,「我没听错吧?」

「没有。」

「可是、可是你说SM没有爱情啊!」你当时是这么说的吧?

「SM是没有爱情啊。笨蛋。」他一副看蠢材的样子看我,「可是我和你有啊。」

「你又不是GAY!」

「谁告诉你我不是?」

「……没有……」

「那不就得了。」他拍拍我的屁股,「起来,浴室里乱七八糟,赶快给我收拾一下。」

噢。

「收拾完了去吃饭。」

哦。

「吃完饭了把碗洗了。这次不准边洗碗边DIY了。」他捏我一把。
「……」

「你什么表情啊?主人说爱你你还不高兴?」

#¥。

#¥%……

你就让我高兴一下行不行?

全文完

上一篇:忧伤锁链 下一篇:穿刺